当前位置:奇书网新笔趣阁>书库>都市青春>甜婚之霍少请自重> 第211章 愤怒的一巴掌!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第211章 愤怒的一巴掌!

    两手相握,在外人看来只是正常的寒暄。

    可只有交锋的两个男人才知,这就是一场博弈,仿佛谁先松开,谁便是输家!

    霍筵霆看了眼秦修,心内妒意犹如火山喷发般,窜得他不由得又加大了力度。

    浑身的气力,全部聚集在他的腕部。

    秦修也一副随时奉陪的架势,握手寒暄礼妥妥成了一场握手大战!

    郁薇韵站在一旁,尴尬得想要开启隐身功能。她的手轻轻捏了下霍筵霆的腰眼,用眼神示意他,差不多得了!

    随即她眼角的余光便瞥到了一抹阴魂不散的身影,心内那点本就不多的愧疚感,骤然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恶心感!

    郁薇韵想都没想,趁着两个幼稚男童较劲的功夫,人一溜烟儿地走出门外。

    霍筵霆倏地松开手,临了还不忘瞪了眼秦修,立刻追了出去。

    幸亏,他手长腿长,一下便把那抹倔强的娇软纳入怀中,纳得死死的,只给她留口喘气的空间。

    秦修和秦韵竹同时望向窗外,刚刚还在推搡挣扎的情侣,转眼便亲在了一处!

    真是臭不要脸到极限。

    秦韵竹仿若被点醒了般,一下找出了自己失利的原因。

    欲擒故纵简直被她玩出新高度,明明是她勾引男人在先,到头来还先怨上学长了!

    原来男人都吃这套,她可算学会了!

    秦修的眸光渐渐收回,落在了自己发红发酸的手上,他动了动手,没过一会儿,酸麻感消失。

    薇韵,他就那么好吗?

    好到欺骗了你,你还义无反顾地选择了他?

    ------

    黑车一路疾驰,车内寂静无声,死一片的沉寂。

    缠绵的吻并没有解开两人的心结,反而又激化了矛盾。

    该死的臭男人,仗着自己力气大,就欺负她!

    郁薇韵气闷,扭头看向窗外,红唇紧闭。

    霍筵霆余光瞥见那张绷紧后却依旧倾城的颜,看,还不承认自己不对是吗?

    背着他和别的男人一起用餐,还是那家颇有情趣的情侣餐厅!

    窗台上那碍眼的红玫瑰,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见。

    他还特意数了数,不多不少正好二十朵!

    之前为讨她欢心,他还特意给自己科普了一下相关知识。

    二十朵代表的是:永远爱你,此情不渝!

    好你个秦修,还此情不渝!

    我偏要给你斩断不可,无法宣泄的妒意,令霍筵霆走火入魔,非要与清冷的薇韵一较高低!

    他也来了脾气,两人一路无言,车内的氛围趋向白热化。

    郁薇韵这会儿冷静了不少,可她依旧没觉得,自己就是单纯地跟学长吃顿饭有何不妥。

    要说唯一的不妥,可能也是她没有提前知会他一声。

    但难道,结了婚,她连正常的交际都不能有吗?

    况且,他不也有事瞒她了吗!

    两人明明扯平了,他倒还跟她犟上了。

    她悄咪咪地从后视镜里观察旁侧男人的表情,靠!

    不看还好,一看更是气死郁薇韵!

    臭脸拉得贼长,凶谁呢!

    郁薇韵干脆从裤兜里摸出手机,塞上耳机,刷起最新一季的美剧,全然投入到精彩的剧情里。

    霍筵霆心内的火焰越烧越旺,她就不会服个软,说句道歉的话吗!

    他扭头一看,彻底气到肺门裂开!

    嗤地一声,轮胎摩擦着地面,发出刺耳的声响。

    一个急刹,在猛力惯性的作用下,郁薇韵被甩了一下,头重重地磕在了靠椅上,手机也差点跟着甩出去。

    霍筵霆瞬间后悔不已,可依旧面色如常,冷冷地看了她一眼。

    那眼神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除了怒气更多的是怨气!

    郁薇韵揉了揉发疼的后脑勺,把耳机摘下,手机往裤兜里一揣,立刻就要推门下车。

    咔的一声,中控锁落下,车门被锁死。

    霍筵霆今晚非要让她先认错,不认错,今晚甭想出了他的车。

    他有必要重振夫纲,让她知道谁才是他的夫君!

    否则总有一天,她会爬到他头顶上,肆无忌惮地给他弄出成片成片的绿林!

    郁薇韵侧身,瞪向他,冷冷道,“开门!”

    霍筵霆也扭过身,定定地看着她。

    柔和的路灯洒了进来,凝脂如玉的脸因着气愤,染上层薄薄的红。

    浅粉色的休闲运动服,高高盘起的丸子头,虽素面朝天,可却有种说不出的清纯味。

    霍筵霆突然记起,盛夏曾跟他说,两人是初中时的学长和学妹!

    所以她今天的这套衣服,是在追忆往昔的青葱岁月吗?

    强压下去的火,又腾地升起。

    “开门,开门以后你要去哪?

    去找你的秦学长吗?”

    郁薇韵不可置信地瞪向他,事到如今,他还不信任她吗?

    她莫名有点心寒,又点委屈,纵使知道他在吃醋,可心里的失望溢于言表。

    霍筵霆见她迟迟不回应,身子前倾,长臂一伸,勾起她的下巴,不怕死的继续道,“你刚才在想他?”

    郁薇韵瞅他一眼,随即一巴掌便扇在了他的左脸上。

    “清醒点了吗!开门!”

    霍筵霆被她突然的一记耳光,扇得有点懵,可也确实清醒了不少。

    他揉了揉发疼的脸,到底还是把中控锁打开。

    郁薇韵推门就走,砰地一声,门被狠狠摔合。

    车门撞合的剧烈声响,在寂静的马路上显得尤为刺耳。

    霍筵霆望向那道远走的倔强背影,嘴角抿成一条线。

    执拗的眸光,一直追随着那道背影,直到她上了楼。

    轻柔的夜色下,黑车停靠在路旁,过了许久,才调头不知始向何处。

    郁薇韵进了屋,灯也没开。

    她走到落地窗前,就见那辆车依旧还停在那儿。

    她拉好窗帘,转回身,浑身都因愤怒而轻颤。

    那一巴掌下去,力道很重,她打得手心都泛红了。

    不过,她不后悔!

    谁让他如此不可理喻!

    郁薇韵连忙转移注意力,她越想就越不受控地想要砸东西。

    她跑进浴室,冲了个澡。

    许是被热水冲暖了身子,连带着心也跟着回暖了些。

    她打开客厅的灯,习惯性地走到落地窗前,就见那辆车早已不在。

    郁薇韵转身回了卧室,把自己扔在了柔软的大床上,睡意全无。

    脑海里不停回放今晚的画面,他的怒意、他的疏离、他的怨气,他最后依依不舍却又不肯让步的样子。

    想着想着,郁薇韵一把将被子盖过头顶,烦躁地在床上滚了好几圈后,这才逐渐进入了梦乡。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