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书网新笔趣阁>书库>都市青春>一号警官> 第1189章 相互的试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第1189章 相互的试探

    其实丁凡手上的牌还真的不大,只是他脸上的冷笑,给了陈宝希一种错觉,感觉他就是心有成竹一样,根本就不敢跟他硬拼,生怕他的底牌是一张要命的同花顺。

    本身对于赌博就只是一种爱好的陈宝希,才不会将太多的钱用在这上面那。

    前脚气走了陈宝希,随后邓伯就走到了丁凡的身边,伸手掀开了他手里的底牌,好奇的看了一眼,随后笑着在他的肩膀上面拍了一下。

    “行了,陈宝希今天晚上算是被你气坏了,我看你也玩的差不多了,跟我到上面打两圈,白老大攒的局,顺便商量一下正事。”

    正事?

    这帮人终于算是说道正事了!

    这都来了一天的时间了,在不说正事,丁凡屁*股都要做出老茧了。

    只是这个打麻将,他也不会呀!

    “我不会打麻将,要不邓伯您受点累?”

    “没事,到时候你坐在我边上,我告诉你打什么就好了。”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走上了楼上的船舱。

    其他的船舱,里面的空间都不是很大,但邓伯带着丁凡走进的船舱空间却十分宽敞,里面不只是白头翁在里面,就连陈宝希和杜明德都在,另外还有两个人也坐在一边的沙发上面,其中一个女人长得还挺漂亮的,就是身上的那种风*尘气看着有点叫人想入非非,长长的裙子开叉都快开到腋下了,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着穿的。

    而坐在他身边的那个男人就更加奇怪了,反正丁凡是没有见过这个人,之前也没有听说过有关这个人的消息,看谁都不苟言笑的样子。

    这两个人好像之前就关系不错,一直坐在一起聊得十分投机,根本就没有管进来的是什么人。

    好像只有陈宝希和杜明德在他进来的时候,转身看了一眼门口的位置。

    “白老大,我们来了,稍微晚了一点,各位老大见谅了。”

    邓伯似乎对于船舱里面的人都十分熟悉,进门之后对众人都打了个招呼。

    到是丁凡什么都没有说,直接走进门之后,奔着酒柜就过去了,伸手在里面拿了一瓶酒,不客气的倒了一杯,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好久不见了邓伯,这是你新带的小兄弟吗?看着可精壮的很那!”

    “看着是不错,就是没什么规矩,邓伯可要好好的管教一下,省的今后在给你惹出什么麻烦来。”

    “哈哈哈,两位说笑了,我这老头子,土都埋了一半了,哪有本事在外面收小弟了?这是我最近结识的一个忘年之交,跟白老大也是认识的。”

    那对男女一看到丁凡进门也不跟他们打招呼,十分随便的就坐在一边喝上酒了,顿时有点皱眉,一个两个的就想要找点事情。

    或许是这些年来,邓伯已经年纪大了,手上也没有什么势力,谁没事的时候都能在他身上找点存在感,接题发挥罢了。

    只是他们也没有想到,丁凡敢进门就自己倒酒,谁都不打招呼,这必然是有所依仗,就连坐在桌边上的陈宝希都不说话,自然不是小角色。

    那女人一听,眼前顿时一亮,站起身来走到丁凡的身边,笑呵呵的上下打量了起来,看的他都有点浑身长虫子一样的感觉。

    “长得还真是俊秀那,什么时候我们东海来了这么一个

    帅小伙啊?”

    “连他你都不知道,何老板你这生意是怎么做的?”

    丁凡还没有回答,坐在牌桌边上的杜明德就酸不拉几回应了一声。

    在坐的人都听不出来他这话里有话的意思啊!

    只是他也只能在这种时候酸一下,真的叫他在白头翁的面前酸一下,他也没有这个胆子。

    “可不是,这位号称小阎王的阎老大,可是最近整个东海炙手可热的大人物,前段时间听说在监狱里面,就连白老大都敢动手,听说为了后来因为这件事,白老大可是咳嗽了好长时间那!”

    陈宝希一说到这件事,那个妖娆的女人顿时吓了一跳,脸色有点微白的往后面退了几步,似乎生怕因为这件事,最后被人怀疑他跟丁凡有多熟悉,搞不好最后被人针对了。

    反倒是坐在一边的那个皮肤有点黑的男人,对丁凡有点不一样的看法,似乎对他还有点兴趣。

    这几个人在船舱里面左一言右一句的先闲聊着,白头翁却在一边忙着不知道在弄什么东西,等了好长时间,才一边擦手一边走出来,身后跟着马达,推着一个小车在后面跟出来。

    “人都到齐了,那咱们差不多可以开始了,大家过来坐吧!”

    白头翁也没有管这些人刚刚说的什么,自顾自的坐在了麻将桌边上,甚至对丁凡招了招手,指了一下自己的旁边位置。

    可是丁凡本身就不怎么会这东西,以前倒是经常看到姥爷跟朋友一起玩,略微知道一点大概的东西,毕竟姥爷说的那套什么臣子牌帝王牌之类的,完全搞不明白,叫他过去玩,那不就等着看热闹了吗?

    很显然,陈宝希和杜明德就是在等着看热闹那,要是丁凡不过来,这两个货一定少不了废话连篇,甚至想着办法刁难他一下。

    “我不太会玩,钱倒是有点,都是刚刚陈老大给的,也就是几万块,够玩两把不?”

    “够了,用不了那么多,一点就够了,我们玩的很小,主要是商量一些事情而已。”

    白头翁似乎早就知道,刚刚丁凡在下面发生的事情了,对此并没有发表什么意见,对这点事情根本就不在意。

    也就只有陈宝希的脸色有点不好看,恶狠狠的瞪了丁凡一眼。

    等到丁凡坐在桌边上,邓伯马上就走过来,打算坐在他的身边,可白头翁却瞪了他一眼,眼神示意他到一边坐。

    “邓伯,到这边坐吧,人家打牌,我们也小玩两把,可别瞧不起我和狗哥呀!”

    其实邓伯是真的不想过去,之前丁凡就说了不会打麻将,可何老板的面子还是要给的,何况坐在一边的还有一个人,这两个人他是谁都不想得罪,最后只好伸手在丁凡的身上拍了一下,走到沙发边上坐下。

    “最近东海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一点,两位都给我一个面子,这件事就此结束吧,我不想在听到东海有事情不断的发生,有问题吗?”

    白头翁一边看着自己手上的牌,头不抬眼不睁的看着,可他说的话却掷地有声的传到了两个人的耳朵里面。

    明显说的就是陈宝希和杜明德的事情,显然是这件事最近已经叫他有点烦了。

    两帮人在外面打生打死的,估计对他的事情,也有一些影响。

    所以他自然是希望在他的正事没有办完之前,双方能

    安静一点,最好不要让外人看到自己后院起火了。

    “我没有问题呀,白老大开口,我自然是没有问题的。”

    “你当然是没有问题了,损失上百万的人也不是你,我可是一晚上损失了上百万,连带着我手下的兄弟都死在了外面,我要是不讨回一点公道,我还用出来混吗?三万。”

    白头翁微微抬眼看了一眼杜明德,伸手抓了一张麻将,看着手上的牌考虑了一下。

    “我说过,东海的毒品生意,份额我说了算,不会叫你们吃亏,每年的份额都给了你们,大家都是商量好的,你跟我说说,你的货源是从哪里来的?”

    果然白头翁一说到这件事,杜明德立马闭嘴了。

    他找的货源本身就是瞒着白头翁的,想不到这件事人家已经知道了。

    或许也是因为他这一次的事情闹得太大了,就是想不知道都难。

    “我也不管你从什么地方找的货源了,既然你想自立门户,我也不会强人所难,今后我们就各做个的,之前你那一份,今后就交给阎肃来做好了,还是那句话,想在东海做生意,必须安静下来,这样大家都有钱赚,对吧?二筒。”

    “要我说吧,其实事情也没有那么严重,我跟老杜之间,只是一点误会而已,我觉得犯不着闹得这么严重。三条。”

    丁凡一言不发的看着他们相互之前的试探,时不时的冷笑一声,对这些人之间的话也就只是听一听而已,要是真的相信了他们现在的话,那就是傻子。

    “行,白老大说话,我自然是要听的,我之前找的货源,其实也是没有办法,最近场子经常出事,我在不找点货源回来,兄弟们都要吃不上饭了,这件事确实是我的错,我认罚。八万。”

    “糊了。”

    从头到尾,丁凡一句话都没有说,一直都在看着自己的牌。

    刚好杜明德有点心烦意乱的,手上随便打了一张出来,正好撞上了他手里的牌。

    白头翁看了一眼之后,微笑了一下,重新开始洗牌。

    只有杜明德此时脸色就好像吃了苍蝇一样,难看的要命。

    “既然你认错了,那我就不多说了,从现在开始,你手上的份额不会有了,你手上的场子应该也够你用一段时间的,只要你不在外面找事,我想还是够用的。红中。”

    白头翁的想法,十分简单,有错就一定会有惩罚,这事早就说好的,所有人都同意的,这个时候谁都说不出来什么。

    “那今年,杜老大剩下的一点份额,还有运输,从什么地方走?发财。”

    “这个好办,我想阎老大应该是有门路的对吧?”

    丁凡一直也没有怎么说话,只是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偶尔抬头看上一眼对面的几个人,似乎他们之间讨论的东西,就跟他一点关系似的。

    就连这一次白头翁跟他说话的时候,丁凡都没有抬起头来,眼神一直就盯在自己的牌上,毫不在乎的点点头。

    “就连运输你小子都想吃下?你小心一点,人心不足蛇吞象了,会死人的。”

    “怎么了,杜老大是认为我没有这个实力吗,我没有难道你有吗?据我所知,你在现在连之前的运输公司都没有了吧!”

    丁凡说完,白头翁缓缓抬头看了杜明德一眼,冷冷的哼了一声。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