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书网新笔趣阁>书库>轻小说の>一剑超游> 第三十五章 酒宴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第三十五章 酒宴

    学徒初次参拜祖师堂,没有神像回应是常事,有一尊说明其有些福缘,有三四尊便是璞玉之姿,将来若无意外,至少也是金丹人仙。

    若是有七八尊,乃至更多的神像垂青,便是百年不遇的阳神之姿。

    以七百年为一个时间跨度,这种天才弟子,约能出现两到四人,每一个都是天师道的宝贝疙瘩,而今日,天师道北方分坛出了件大事,已经轰动了整个燕都,有一新入门的天师学徒,拜醒了祖师堂所有神像,合计八十三尊!

    那始作俑者商叶此刻正躲在小竹林一处僻静的地方,打坐修炼,却连道场都没敢去,他明白,此刻露头,定是要被人当珍奇异兽一样围观。

    闹出这样的乱子,北方分坛的高层天师们倒也沉得住气,竟然没人来找他,商叶也乐得清静,只是一到傍晚,王生和小胖这两个鬼机灵却摸到了他的身边,说是找他去赴宴。

    商叶本想要拒绝,但是想到不日就要离开,也就答应了。

    虽然和这两人相处的时间不长,但也挺喜欢这两个活宝的,张小包有点大智若愚的意思,而且心地善良,王生聪慧有主见,又能为他人着想,虽然有些顽劣。

    临走前,可以聚上一聚,否则,日后不知有无再见的机会。

    于是三人一起离开了小竹林,商叶刚一露头就给人逮个正着,来的是李浩言,他手里拿着个蓝色挎包,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哎哟,我滴爷诶,您可把咱们这小庙的房顶给捅破了,院里的老天师们现在还聚在祖师堂里没出来呢……”

    看这厮说着怪话,商叶只能无奈地笑笑,他也明白这回闹得有点夸张了。

    李浩言把商叶单独拉开,轻声说道:“你托我打听的事,有着落了。”

    那异瞳少女林绣绣……商叶神色微凛。

    “你要找的姑娘,如今在平阳城外的望心庵带发修行,你说的温家娶亲冲喜一事,的确属实,那姑娘念佛三个月后,就会在温家老太爷寿诞当天过门。”

    “而且,那姑娘的父母得了不少钱财,所以……”

    李浩言顿了下,没有明说。

    商叶却听明白了,温家这等豪门大户,没道理因为纳妾之事落人话柄,自然会把“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做好,也就是说,无法从法理上指摘对方。

    只是没人在乎过那少女的想法,如此只能将来上门夺人了……他想道。

    李浩言自以为猜出了林绣绣和商叶的关系,斟酌着说道:“你有什么想法的话……还需要从长计议,温家在北燕国的势力不小,前几天,谪仙司的人因为赤血山林一事要盘查他们,却被相府的人挡了几天,之后虽然还是查了,但是并无下文。”

    黄泉宗的狐狸尾巴,可没那么容易被抓到……

    “我心里有数。”商叶点点头说道,心里想的却是,三个月后,“黄泉之乱”也差不多结束了,到时候再料理他们……

    “对了,这个给你。”李浩言说完,就把手里的挎包给了他。

    商叶初见到此物时,就知道是啥了,他在游戏里见过,这个造型方正的蓝色挎包就是通俗意义上的“转职大礼包”。

    他接过的瞬间,系统字幕便唰唰浮现。

    【获得银钱:白银*五两】

    【获得物品:明黄符纸*72】

    【获得物品:狼毫符笔】

    【获得物品:圆石砚】

    【获得物品:丹砂墨锭*五钱】

    心中了然的商叶象征性地打开看了一眼,然后捏了捏挎包,这布制有些硬实,看着就很耐磨。

    “红穗天师月供五两,你可以在任意地方天师院支取,符墨的损耗同理,只是会在你的文牒上留下记录。”李浩言解释道。

    商叶倒是不知道这个细节,没想到天师文牒还有工资卡的作用。

    李浩言说完正事,开始八卦起来,非要问他被八十三尊神像垂青是什么感觉,他哪里有什么感觉,他就是给那尊少女武神当了次眼位……

    这时,王生和小胖又来催他,李浩言听说有饭蹭,死皮赖脸地非要跟着。

    商叶回了趟起居院,把天师法剑等一堆家伙事都带在了身上。

    王生问他吃个饭而已,带这么多东西干啥,他只是笑着说:“就咱一个正牌天师,还不许我炫耀一下啊……”

    李浩言听着,嘴里嘟囔了下。

    随后,几人与玄字号寝屋的少年们一起出了天师院,商叶混在人群中,也算没有引人注意。

    醉士楼乃燕都首屈一指的酒楼,众人来到了此处,掌柜的还特地在门口等着,并说酒楼今日已经被那些公子们包下了,他们可以任意吃用。

    王生问:“何守诚他们什么时候来?”

    “一会儿就到了。”

    众人显然是想到什么,相视一笑。

    李浩言不明所以,询问后,也大为期待。

    商叶随意说了一句:“你们也不怕他们反悔……”

    刚了解情况的李浩言却摇摇头,说道:“咱北燕人极为重诺,人前的约定,他们就是打折了腿,也会爬起来完成的,再者,豪门世家的人都爱惜羽毛着呢。”

    那留这种黑历史,真的好吗……

    之后,商叶才发现,他还是小看了那些人。

    众人入座没多久,便有几辆马车停在酒楼前,随后一群彩衣华服的舞女鱼贯入内,并献舞于众人案前。

    李浩言见到为首的女子后,顿时低呼:“金蝶儿!”

    商叶听他们一阵交头接耳后,才明白,这金蝶儿是燕都歌舞坊百花阁的舞乐名家,似乎身价极高。

    众人看了一会儿,那帮世家子弟便在舞女们的彩袖下粉墨登场了。

    他们真的就穿上了彩裙,甚至还画了有模有样的妆容,不得不说,这些家伙本来就长得白白嫩嫩的,女装打扮后居然都还凑合,尤其是当那些秀气可餐的专业舞女领着他们跳上几步,转了几圈后……

    王生那帮家伙就开始吹口哨,拍桌子,瞎吆喝了……

    但是就很难说他们这是出丑了,那些世家子弟意思意思,跳了几步后,也就纷纷入座,拿起酒壶和王生他们喝了起来。

    酒过几巡后,他们就成亲兄弟了,或者是亲兄妹、亲姐弟……

    小胖甚至被一个女装少年拉到场中,两人一起追着百花阁的小姐姐们嬉戏,完全忘记前不久,他们还是死对头了。

    厉害厉害,以后若有人提起此事,只会称赞这是一桩美谈,如何都不会是丑闻……

    乐器声,欢笑声,酒杯碰撞声交织在一起。

    嘈乱中,远处的何守诚拿起酒杯遥遥地敬了他一下。

    商叶虽然有些不习惯这家伙如今“娇气”的样子,但还是拿起杯子与他隔空虚碰,又浅酌一口。

    这些世家子弟拿得起,放得下,又足够圆滑……

    商叶不免想到太乙玄门的朔风社,那帮家伙,孙子肯定还是孙子,但不能否认的是,他们同样也是玄门的精英,修行和修养上都是出类拔萃的,和平民修士的明争暗斗,纯粹是立场使然。

    但是大家多少都坚守着底线,或许,这就是如今正道鼎盛的缘故吧。

    场中轻歌曼舞,座上觥筹交错,众人畅饮中,时光就这样悄然流逝了……

    清晨。

    伏在案上的商叶捏着眉心悠悠醒来,他四周横七竖八躺了一地的人。

    那李浩言嘴里居然还插着个小酒瓶,也不知他是死是活,王生和何守诚就更离谱了,他们衣衫不整地抱在了一起,昨晚这帮人醉了后,好像是玩起了摔跤……

    商叶昨日饮酒还算克制,所以现在早起无碍,其他人就折腾的太过,大约要睡到晌午了。

    他收拾下携带的东西,便轻手轻脚地走出了屋子,路过屋外的庭院时,小胖却迷迷糊糊地提着裤子,从一颗树后走了出来。

    两人乍一碰面,张小包打着哈欠儿,问道:“你干吗去啊……”

    商叶微笑着,说道:“回去啊……”说完便与小胖擦肩而过,径直向外走去。

    再见了……

    只是还没走出几步,他身后的张小包忽然说道:“你要走了,对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