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书网新笔趣阁>书库>轻小说の>一剑超游> 第六十一章 无极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第六十一章 无极

    曾经有无数玩家活跃在个名为“鸿蒙之光”的游戏舞台上。

    其中,只有寥寥几个玩家能站在丹道的山巅境界,商叶自然算一个,如果他不谦虚些,还能自称玩家群体中的丹道第一人,其余几个大神玩家,除了某人外,应该都没什么异议。

    而那个例外,却一直是商叶心中的遗憾,那个玩家和他亦敌亦友,两人互为对手,这么多年来,在丹道造诣上,他只佩服过此人……

    丹道玩家除了丹道道行外,最重视术道,或者说术道中的火法分支。

    当年商叶修习的火法是太乙玄门的炎帝御灵真诀,炼的是四灵真火,后期他术道通玄,经过种种准备,将这四灵真火进阶成了“大日真炎”。

    火法进阶是成系统的,并非炎帝御灵真诀一家,修行界比较知名的离火诀,所催生的南明离火,便能进阶到“极道真炎”。

    玄门还有一门火法能炼成九阳灵火,它的下一阶段便是十分著名的“三昧真火”,据说这门火法还有第三阶段,只是传承已断,叫做“道一神火”。

    商叶那个对手,比较特殊,他因缘巧合下,同时修炼了两门火法,后来居然融合它们,炼成了早已失传,只在一些典籍上见过描述的“太极真火”。

    本来,当世的火法到此阶段后,已是尽头,没有下一阶段了,至少商叶的大日真炎没有,但是一次会面后,那个玩家很激动地告诉他,他的太极真火可能有第三阶段,而且已经找到苗头了……

    他说,那三阶火法应该叫做“无极混沌真炎”。

    再后来,那个玩家就失踪了,再也没有上线过……

    商叶经过多方打探后,在现实中找到了他。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商叶在一家疗养院的庭院里,看到了坐着轮椅的他,医生说他意识受到了极大冲击,导致精神失常,然后……痴呆了。

    无论商叶和他说什么,他都不会回答,只会睁大眼睛看着灼热的太阳。

    无奈的商叶准备离去,却想到什么,于是试着问了“无极混沌真炎”的事,那个呆滞的面容上,终于浮现出了少许情绪。

    “无极,我看到无极……”

    说出寥寥几字后,他再度进入人事不知的状态,只会在嘴里念叨着:无极,无极……

    商叶怀疑导致他变成这个样子的原因,就是“无极混沌真炎”。

    只是一个游戏能致人如此吗,若还有相关案例,《鸿蒙之光》肯定已经运营不下去了吧,他试着通过关系向游戏官方问询过,但是石沉大海,了无音讯。

    商叶本以为这位朋友的境遇,将是他永远无法探知的谜题,毕竟他的炎帝御灵真诀已经大成,不可能再专修其他火法。

    他的大日真炎也找不到下一阶段传承的线索……

    这些都是他一直引以为憾的事。

    那太极真火的两门前置火法,其一乃是九阳灵火,这门火法各家仙门都有传承,只是进阶到三昧真火的传承,乃是太乙玄门独有。

    另一门火法叫做阴灵鬼火,这是一门吸纳阴灵之气融入真元,化为灵火的法术,多出现在一些邪派魔修身上。

    这门传承不算珍贵,只是比较少见,商叶记得,其中一个产地就是……

    “想跟……血海长老借点东西罢了。”

    那血淋淋的身影闻言后,从血池上飘出,悬浮在商叶身前不远处的半空,两人隔笼相对。

    “阁下,所为何物?”

    商叶十分明显地向金甲傀儡侧后,挪了几步,耸耸肩道:“我听说你这等外道丹师,常会修习阴灵鬼火,不知身上是否有这门传承的法诀玉简,借来一观?”

    “阴灵鬼火……天师道也会对这种阴邪功法感兴趣?”

    商叶看着血海衣袍上不停滴落的血液,想到什么,皱着眉头说道:“阴灵之气,天地自有,何来邪说,都是你们这些邪魔外道,把好好一门法诀给带歪了。”

    “那我有又如何,没有又如何,借又如何,不借又如何?”

    你说绕口令呢……

    商叶突然抬手指向地面,那里有一滩血泊逐渐从光笼的缝隙中,流淌了出来,他冷冷地说道:“你再让这些东西往我这里流一尺之地,那我们可就没得谈了。”

    说着,他还拍了拍身边的金甲傀儡。

    商叶曾经打过血海长老这个boss,对他的技能还算清楚,此人能借血施法,他嘴上废话,只是为了拖延时间,暗度陈仓罢了。

    金甲傀儡向前重重踏了一步,顿时在石地板上留下了深深的脚印。

    那些血流也就停下了,随后竟然倒流回去,附着在血海长老的黑袍表面。

    “呵……”

    那衣帽下传出一声冷笑,算是回应了商叶。

    “我们还是打开天窗说亮话吧。”商叶从金甲傀儡身后走出,说道:“交出阴灵鬼火的法诀玉简,我撤下结界,你是去是留,与我无关。”

    “你怎么知道我……”

    “打住,我很有兴趣和你促膝长谈,但是等会上面的正道修士下来,你却被困在此地,你觉得会怎么样?所以,快点交出东西,我们各走各的,不好吗?”

    血海长老扭了扭脖子,嘴里发出粗重的呼气声,似乎在为受制于人而烦躁。

    “你真以为这区区结界就能困住我?一尊丹武傀儡又真能护着你?小天师,你是哪家的后人,家门长辈没告诉你,出门在外,莫要鲁莽行事吗?”

    “呵呵,这结界困不困得住你,你大可试试。”商叶发出一声冷笑,“但是长老的血遁大法,损耗多少年修为来着,一甲子?”

    “你!”

    血海惊怒出声,似乎被人点出压箱底的手段,令他极为意外,只是这魔修总归是丹师,养气功夫还是足够的,很快又变得平静下来,说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我的诚意还不明显吗?”

    商叶有些失望地摇摇头,掏出一个内里电光闪烁的五雷珠,在血海面前晃了晃,说道:“我若是一下来就直接动手,以长老胆小如鼠的性子,见势不妙,估计就要血遁出逃吧,我届时再布下结界,你觉得你有多大的可能身陨于此……”

    说着,商叶还撸了一把袖子,他左臂上的神降文光芒闪烁,“还是说长老觉得我不足以逼出你的血遁大法?”

    “神降术……”血海语气僵硬地说道。

    “我之所以没有动手取你性命,只是因为那法诀玉简放在你的纳物法器中,而法器又有你的神魂烙印,我想打开取物,实在麻烦罢了。”

    “若是我交出法诀,你却食言而肥呢?”

    “长老是聪明人,为什么总在说些蠢话,我这番布置,可不来逗趣打闹的,你放下玉简,我不撤了结界,又怎么拿?再者,若是我撤了结界,还向你动手,你不会毁了它,再血遁出逃吗?你不如赌上一赌,不然还想在里面等到上面的正道修士下来不成,我可告诉你,这会儿来的,还有灵济宫那位顾姓执事,以及那只叫离弦的大妖,你总不会还在指望此地的神将吧?”

    商叶为了说服血海,把其中关节,扒开摊明地一通说道。

    血海的面容隐藏在衣帽下,令人看不清楚,他悬空静立一会儿后,似乎是被说动了,抬手上翻……

    “长老可记得拿对东西啊,我可是识得法诀玉简的。”

    商叶冷不丁提醒了一句。

    “哼。”

    血海一声冷哼,手中白光闪过,一个通体雪白的玉简显现在掌心,他一言不发地将玉简丢在地上,随后一动不动,似乎在等待商叶回应。

    商叶见状也不啰嗦,抬起装着天罗珠的盒子,打开盒盖,空中散发着炽白光芒的天罗珠随之飞回,落入了盒子中,四周的结界也就消散了。

    “长老还不走,难道是舍不得此地的家当,苦心经营多年的布置是有些可惜了,要不你留下来和那些正道修士商量商量?”

    结界撤去后,血海却没有即刻离去,商叶全神戒备着,嘴里还不忘嘲讽两句。

    “阁下年纪轻轻,手段过人,可敢留下名号?”血海说着,身形缓缓后退,向一处洞口飞去。

    “好说,在下正道翘楚,马玄才。”

    血海的身影终于没入了黑漆漆的洞穴中,却有飘忽的声音幽幽传出。

    “马玄才,我记下你了。”

    见血海离去后,商叶暗自叹了口气,这番对峙看着轻描淡写,实则杀机四伏,因为天罗珠……压根就防不住血遁大法,游戏里早有玩家团队用过类似的办法。

    而且这花大价钱定制的天罗珠,一开始是为洪石三准备的,虽然也考虑过用在血海的身上,却不是想困死他,而是用来诈他而已,赌的就是血海也拿不准血遁大法能否,安稳突破天罗珠布下的结界,或者贪图施展血遁损耗的甲子修为。

    商叶之所以敢做这番算计,因为此人极为谨慎,稍有凶险,便血遁千里,在游戏里,他是黄泉宗八名金丹长老唯一活下来的,都龙山牢城一战后,他直接抛弃了黄泉宗,再也没露过头,也算是怂出了一种境界。

    若不是如此,商叶真想试着杀一杀他,除此祸害,但是血遁大法实在无解,至少他目前无解,也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商叶走上前,捡起阴灵鬼火的法诀玉简。

    既然要从头再来,那就试着走一走那位朋友的火法路子,若能侥幸领悟这门火法,又能达到传说中的第三阶,倒想看看,太极真火后的“无极”,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