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书网新笔趣阁>书库>轻小说の>一剑超游> 第六十七章 水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第六十七章 水下

    在赤血山林遇见不少修士,甚至是一些名人,那是因为官家发出“诛魔令”,正道修士有云集响应的责任,在鬼车城遇到“熟人”,是因为移动鬼市每次现世都会汇聚一方修士,而遇到顾琛那伙人,是商叶先知先觉,在路上等的他们。

    如今,他却在乡野间遇到当世佛子和佛门第一金刚,硬要解释,也算合乎情理,毕竟附近有一座佛门宝刹。

    但是遇到此人,商叶就觉得很奇怪了……

    那天师稳步走来,一名妇人上前抱走他怀里的孩子,他站在众人前,饶有趣味地看着这番闹剧。

    又来个天师,还是个三十来岁的汉子,看着比这半大少年靠谱多了……李老丈使了个眼色,围着商叶的人群立马有大半起身,转而“集火”新来的大胡子。

    那天师见状也不意外,抬手抱拳,对着众人说道:“诸位乡亲不必如此,在下正是来襄助同门,祓除此地邪祟的。”

    众人没想到这天师应承得干脆,纷纷收声,看向李老丈父子。

    这时,大胡子天师又道:“官家的村正何在?”

    带着全家老少,赖在商叶身边的村正老哥将怀里的小儿子,往媳妇身前一塞,起身作揖道:“正是在下,请天师老爷吩咐。”

    “前面领路吧。”

    大胡子说完,看向商叶,歪了歪头,示意他走了。

    商叶摸摸黑炭的鬃毛,将缰绳交给了身边的人,然后跟了上去。

    三人走远后,商叶向那天师躬身施礼,“弟子商叶见过前辈。”

    大胡子抬手虚托一下,说道:“同为道门中人,在外行走,不必拘礼……”说到这,他向远处看了眼,又微微点点,似乎是在与人致意。

    田野间的白衣僧双手合十,身子前倾,略作回应后,便转身离去了。

    那铁牛却发出一声冷哼,神情颇为不满,“最后还是让道门的人,看了笑话。”说罢,也一同离去。

    商叶见礼后,一声不吭地跟在大胡子身旁。

    那人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主动说道:“此地鬼物盘踞,道友如何要走,可是力有不逮?”

    这声“道友”可太抬举了……

    商叶略显无奈地答道:“前辈,此地往北有一修行寺院,唤作华阳寺。”

    “噢,莲门地头,确实不便行事,那些村民又是怎么回事?”

    “他们不信莲教。”

    大胡子听着咧嘴一笑,看了村正一眼,李老哥也陪笑着,不知说啥是好。

    “这种事确实不好办,若是老成持重的天师遇到,定会计较一番,但……”大胡子上下打量着商叶,说道:“你该是年轻气盛的年纪,就算真把事办了,那寺里还能派出知客,请你喝茶不成。”

    我还真怕被请去喝茶啊……

    商叶苦笑着,说道:“晚辈修为低微,不敢肆意行事,本想先去院里找些帮手的。”

    大胡子听着点点头,又摇摇头,却没再与商叶细说,而是对着一片山野,略一拱手,朗声道:“此阴物耽搁已久,今日我与同门路过,便就送它一程,若有分说,先恕在下不喜茶水,唯好……烈酒。”

    说完,他一马当先,走在前面。

    原地的商叶和李老哥面面相觑,前者耸耸肩,这才叫硬气……

    祠堂后门处。

    村正开锁推门,然后站在一旁,那大胡子进去前,却一把搂住李老哥,说道:“同去同去,做个见证。”

    后院有些寻常,没有阴气逼人,没有冰寒彻骨,只是久未打理,地面上累积了些尘土和枯叶。

    商叶来到那青石井附近时,还是感受到了一点异样,这里太安静了,静到连外界的风声和树叶沙沙声都没有传进来。

    这种情况,要么是有人设下结界,要么是他们已经踏入鬼域……

    那大胡子一脚踩在井沿上,向下随意瞥了几眼,便看着商叶不动声色。

    商叶只好主动向村正询问,“当初都发生了什么怪事?”

    进了院子后,脸色变得十分苍白的李老哥回道:“捞尸人说,捞完大的,又下去捞小的,他抱着孩子给人往井口拉的时候,往下看了一眼,然后……看到大的还在下面,流着血泪,正想伸手抓他……”

    那倒是蛮恐怖的……

    “对了,我一直想问,李大雷是死于什么意外?”

    “听人说是失足坠楼。”

    “哦,还有什么怪事吗?”

    “有、有,下雨,祠堂这里经常下雨。”

    “下雨不是很正常。”

    “只有祠堂这片下雨,而且每次下雨都能听见女人的哭喊声,好像在叫还我孩子……”

    商叶抬头看了眼天空,“也没下雨啊,就是有点阴……”话音未落,他脸上一凉,抬手摸了下脸颊,有些湿润。

    我以后不说了,还不行吗……

    雨水就像娃娃的眼泪一般,说来就来,先是毛毛雨,没一会儿,便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商叶一边稳住想溜之大吉的李老哥,一边“幽怨”地看向大胡子,前辈你管不管啊……

    大胡子不知从哪里摸出个酒葫芦,看着跟顾琛袖子里那个袖珍葫芦有些相似,商叶不喜喝酒,也看不出是何等仙酿。

    他仰头喝了一口,然后淡淡道:“绵绵细雨,别有滋润,大了……可不行。”

    此言一出,那开始落豆大雨珠的阴沉天幕,突然光亮了几分,随后只有淡薄的雨丝,缓缓飘落。

    之后,大胡子又道:“你问也问了,该知道的知道了,不知道的,下去看看呗。”

    商叶听着有些不对,问道:“我一人?”

    “当然,我给你压阵。”

    “额……前辈,我水性一般。”

    “与水性何干?”大胡子奇怪地看了商叶一眼,说道:“这是口枯井。”

    “枯井?”

    商叶伸头看了眼水井,下面水光波动,映照着微亮的天空。

    这哪里是枯井啊,除非……是幻境?

    “可是鬼蜮伎俩?”

    大胡子没有回答,而是抬手做了个请的动作。

    这鼎鼎有名的天师倒不会害他,只是商叶还在推测他出现的原因,没看清之前,走一步是一步吧……

    下井前,商叶按例检查武器装备。

    大胡子说道:“你一天师背着把剑宗兵刃,怪里怪气的,不嫌麻烦啊。”

    商叶没有反驳,而是看了眼大胡子腰上的紫刀,随后深吸一口气,很干脆地跳了下去。

    扑通!

    商叶瞬间落入冰冷的井水中,他挣扎着想往上游,但是那散发着些许波光的水面,看似近在眼前,却永远触及不到!

    这……

    他竭力屏住呼吸,在水中漂浮着,冷静思索,然后蓦地向下看去,只见幽暗的水底隐约有个人影,它两手向上伸出。

    正主吗……

    商叶顿时调转身子,向下游去,岂料当他头朝下,脚朝上一蹬时,便脚底踩实,身子一挺,上半身随之露出了水面……

    雨夜。

    商叶从祠堂后院的大水缸中站起。

    他四处看了看,发现前方不远处的雨幕下,跪着一个女人,还抱着个孩子。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