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书网新笔趣阁>书库>轻小说の>一剑超游> 第七十章 仅此而已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第七十章 仅此而已

    安萝月不是“正经”的人道神灵。

    这点商叶心知肚明,她在多数情况下,仍然保持着神灵没有自主意识的“无情”状态,但有几次,还是切实地表现出了人性。

    如今更在没有商叶授意的情况下,动手杀人,虽说是三个血债累累的恶人。

    沉默的商叶思索着,与大胡子之间,显然不是巧遇,他本以为暂时脱离了宗门的视线,却没想到,天师道纵使只在天下仙门中排于末游,真想在茫茫人海中寻人时,竟然这么轻易,就找到了他。

    “那又如何?”

    商叶反问,他倒不怕天师道如何对他,毕竟前世那个天师道玩家也混得好好的。

    “就是提醒你一下,不要以为自己捡了什么便宜,兴许是麻烦……”朝远霞盯着商叶欲言又止。

    麻烦……商叶微微皱眉。

    这时,李村正突然向族长寝屋的方向跪下,嘴里念叨着凶手已死之类的话,显然已经知道了真相,他先前说老族长是病逝,应该只是在回避老人和孤儿寡母一夜同死的事实,毕竟传出去,容易遭人非议。

    “前辈,原来不是今日才到的此地。”

    事已至此,商叶只能怀疑,这一切是提前做好的局了……

    “是,但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应该在前日找到你,只是路过这庄子时,发现了此鬼,又从这地缚灵的鬼蜮中知道了些事,于是绕道寻了这些杀手一会儿……”

    朝远霞说得随意,仿佛就像进山打猎,捡了几只小兽。

    堂堂元婴地仙却行缉拿人犯之事,若非是给他或安萝月准备,商叶想象不到还有其他可能……

    朝远霞看出什么,突然笑了下,“别把自己想的太重要,亮一座祖师堂确实惊世骇俗,若考虑到那尊武神……也不是没可能。”

    “我此行,只是来看看你,同时也看看那位。”

    “现在看完了,就此别过吧。”

    大胡子说完,挥挥手,那些甲士便拖着杀手的尸体离开了。

    “就这样?”

    商叶有些难以置信,他甚至做好被这大佬强行带回宗门的准备了。

    “不然呢?”朝远霞又用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他,说道:“你以为是被安排着来到此地?你以为这像院里新生天师的祓祟任务,我是那看护天师,暗中观察你,事后给你讲一通大道理,然后带你回宗门细心调教?”

    商叶默然无语。

    大胡子走到井边,一脚踩在井沿上,说道:“还是说,你觉得此间之事,任有值得计较的地方?”

    若说计较,还真有……

    商叶怀揣过最恶意的想法,来猜测此间真相。

    大胡子看出商叶有些疑虑,又说道:“刚刚那些人是谪仙司的人,指使杀手的元凶,他们会处理。”

    商叶犹豫着说道:“会不会,跟和尚有关……”

    朝远霞一愣,奇怪地看着他,说道:“虽然不明白你为什么如此揣测莲门中人,他们中的部分人,也确实有些世俗和功利,与道门也有理念上的差异,但同为正道,还做不到这么丧心病狂。”

    “嗯……”

    商叶也明白这不太可能,只是先入为主,毕竟未来和尚们出了那么多乱子。

    朝远霞看着这位年轻的同门,念及他的身世,想了想,今日也就啰嗦下吧。

    “世间惨绝人寰之事何其多也,我自挂剑行走,这百年来,也算遭遇无数,那赤血山林一事内情重重,道门和天下正道都在追查,但不代表所有事都有诸般复杂的地方,比如这老李庄的事,我在你前路上巧遇,你自然也会遇到,我只是顺水推舟,仅此而已。”

    “此地的真相,也只是个为家门规矩所扰的憨厚汉子,在外得罪了权贵,遭人暗害,妻子去找官家喊冤,遇到官官相护,那贵公子又即将入仕为官,家族为绝后患,出钱请了杀手,然后……便滋生了阴物。”

    “我辈天师行走于世,只要你活得够久,类似的事会经常见到。”

    “不必耿耿于怀,也不要漠然视之,闲暇时想想,再对照经典,或许能有所得。”

    “也别担心我拿你回去,我和北地的同门不一样,燕都分坛近百年没出,有资格问剑天下的强悍天师,所以遇到天才弟子有些急切,我却觉得,你如今领了天师衔,正该云游天下,回去修行算什么,天师修行就在两条腿上。”

    “走之前,倒有一句话提点你,听说你入门三日,笔试甲上,很是厉害,你可记得道门典籍《洗砚谭》末页的终章之语?”

    商叶听得正是心绪杂乱,乍被提问,他愣了一下,然后心神转动,默默回道:“降妖除魔,降得终是人心。”

    朝远霞点点头,转身离去。

    商叶突然记起什么,也不管千头万绪,直接说道:“前辈是怎么找到我的?”

    他自觉也没露马脚,都龙山牢城激发千里遁空符,更是被随机传送出了千里之遥,这几日的行程,自己之前都不知道,如何被道门的人找到。

    “哦,我和谪仙司有些关系,于是麻烦了他们……”

    “啊?!”商叶顿时傻眼。

    这不是画影图形,天下通缉了吧……

    以谪仙司布控天下的能力,确实有可能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一名天师,但有这必要吗,他实在没想到,因为这种原因上了谪仙司的“花名册”。

    “诶……”大胡子摆摆手,说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拜托朋友在北地,以及中天原靠近北地的州郡暗中留意下罢了。”

    暗中留意一国和一方州郡,这跟通缉有什么区别?!

    商叶决定回头就换衣服,黄泉宗没解决之前,他还是不以天师身份赶路了。

    “对了,前辈……”

    “还有啥事?”

    “那黑衣人好像是四名……”

    当夜行凶的三人,加上放哨一人,共有四人,商叶记得很清楚,而刚刚那三人里,却少了那个“大哥”。

    朝远霞没说话,看着他,拍了拍自己腰间的紫刀,然后……笑了笑。

    这么真实吗……

    商叶看着大胡子离开了院子,他自己也赶时间,便与哭丧着脸的李村正交待了会儿后,也离开了。

    他让村正好好安葬李王氏一家,只是言及母子尸体时,村正的神情有些不自然,但还是应承下来,却拒绝商叶出资,并保证会安葬好他们。

    山林间,马背上的商叶遥遥回望李老庄的方向,那边的云色有昏沉,似乎又要下雨了,他总觉得有些怪,又说不出哪里怪,只好赶快离去,毕竟黄泉宗的大麻烦,还在前面等着他……

    另一方向,白衣僧手持禅杖,在山路上行走着,同行的铁牛向后方看了眼,说道:“师兄,咱们不管啊?”

    白衣僧脚步不停,淡淡道:“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不管好,我也不想管华阳寺的破事,就是可惜未能与紫霆交手……”

    直达华阳寺的山路石阶上。

    背剑挎刀的朝远霞双手揣在袖子里,默默走着。

    有一浑厚宏大之声,自上而下传来,“紫霆天师来此何意?”

    “在下的同门夸下海口,要将那母子同葬,我虽觉得麻烦,却也深以为然,大师何不将孩童的尸首,还于那可伶的母亲?”

    “那女施主已烟消云散,没入轮回,还是施主亲手为之,何来还说?”

    大胡子摇摇头回道:“亡者就该入土为安,镀上金子,弄成灵像,是个什么道理?”

    “此子与佛有缘,这是为他化解怨气,助他早登极乐。”

    大胡子不停向寺门走着,“那孩子先天灵气不散,神魂品质不俗,大家是明白人,大师非要说些亏心话,我想青莲净土,极乐众生无数,也不缺这一尊灵童的信仰吧,不如放他轮回,说不定还能与父母再续前缘。”

    “紫霆天师是要欺我山门无人?”

    大胡子一笑,说道:“这就不讲理了不是?我那同门,甚至怀疑贵寺是幕后黑手,我觉得不至于,顶多了,也就袖手旁观。”

    那日雨夜,电闪雷鸣下,有一名僧人站在井旁,默念佛号:“阿私陀佛……”

    “血口喷人!”

    那高高在上的声音顿时震怒。

    “贫僧那日察觉时,为时已晚,断没有任由惨案发生的道理!”

    “我就说说而已……哦,那不是说,大师知道李老庄有鬼物盘踞,却故意听之任之,以此威逼一方水土献上那香火钱?”大胡子点点头,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

    “你!”

    山腰处,狂风骤起。

    大胡子看着刺目的宝光,自空中如星辰般坠落,终于收敛了脸上嘲弄的神色,按住腰间的紫刀。

    ……

    商叶纵马驰骋在路上,背后方向的天边处,那云间隐有紫雷闪烁,而他却丝毫没有察觉,一心只想着下一个目的地——河阴县。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