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书网新笔趣阁>书库>轻小说の>一剑超游> 第七十一章 柳白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第七十一章 柳白

    春耕秋收,说的是土里刨食的农家人。

    这世上还有一类人,也讲究务食于地,却从未耕种,收割的是前人余荫。

    他们自称“阴农”,坊间则称之为盗墓贼。

    昔年有一盗墓贼,叫做柳坤,传承了祖上一些阴农的土把式,多少算个散修,会一手搬运术和上不得台面的土遁法门。

    他年轻时下过不少墓,只是时运不济,一直没有大收成。

    后来遇到高人,说他命里缺水,若是去天水郡安身立命,说不得有起家的可能。

    往后十几年,天水郡出了名柳姓的大阴农,手下几十个身怀绝技的盗墓贼,他们翻山越岭,收割了许多富贵大墓,传说,还探过失落的神仙洞府……

    这些年里,那柳坤也算财情双收,发了家,也成了家,娶了娇滴滴的老婆,还生了个千金,然后他却开始愁了。

    家大业大,开销也大,手下伙计都是亡命徒,赚多少用多少,不知积余为何物。

    他操心几十张嘴不说,每逢夜深人静时,看着熟睡的女儿就会想,以后得要让宝贝嫁个好人家,万不能像他一样……

    只是他一个鼎鼎大名的盗墓贼,又如何让女人嫁个好人家。

    当初他为了娶那位清清白白的大家闺秀,砸了半辈子身家,装成那豪商,后来却露了马脚,发生了许多狗屁倒灶的事,所幸是娃娃有了,那户人家只好捏鼻子认了,只是在族谱上,把孩子她妈除名了……

    这是起了金盆洗手的想法,现在就缺“金盆”了。

    大哥要退,一众兄弟没什么好说的,下阴宅掘墓开棺,不是路边捡钱,个中辛酸、凶险,不足为外人道也。

    这些年折了多少兄弟,外人说他们风光,还掘过什么神仙墓,他们是下过一个地仙陵寝,结果三十个顶尖好手,陷在里面一半,剩下的残了几个,又废了几个,虽说那收成,也供他们挥霍了好些年,最大的宝贝是串有一颗佛骨舍利的灵玉串,如今就在柳坤的手腕上,说是要传家的……

    一帮人都是老哥们,也心知肚明这种日子不能长久,互相盘算着,便打算寻个大墓开了,然后就此收山,回家娶媳妇的娶媳妇的,抱孩子的抱孩子……

    要让商叶说,这就是竖“佛来个”。

    因为他们选择去探崂山。

    崂山凶名赫赫,正常情况下,众人是不会去的,都是老伙计,不是年轻热血的愣头青,那“横行五岳千里地,不动崂山一寸土”的箴言,是多少前人拿命换来的。

    但是,早年那座神仙墓里,他们发现过崂山大墓的零星线索。

    曾经有兄弟怂恿过,柳坤为人谨慎,压了下去,而现在不同了,大墓毕竟不是路边的土疙瘩,说有就有,这天水郡,有啥能比得上那座神仙墓的好收成,估计也就是崂山地界那座传说中的地宫。

    众人一合计,便去了……

    月黑风高夜。

    步履蹒跚的柳坤推开了柳宅的大门,摔倒在前院,在家人的拥簇下,他嘴里不停念叨着:“来了,它们来了……”

    不日,柳坤全身发黑,死在了床榻上。

    柳家人还发现,柳坤灵玉串中的那颗佛骨舍利碎成了……粉末。

    ……

    天水郡河阴县的大街上,商叶牵着大黑马,通过几个行人,询问了县大牢的方位,他来此是为了寻一个人,她叫柳白,是个女飞贼。

    她可能是当世除了商叶外,唯一一个知道崂山地宫确切地点的人。

    因为……她爹下去过。

    原剧情中,柳白此时正被黄泉宗追捕,无奈下,她灵光一闪,把自己收拾一下,伪装成男子,然后买通狱卒……去坐牢了。

    不得不说,这姑娘还是很有灵性的,只是低估了黄泉宗的能量。

    那魔道门派在朝廷里不缺权柄,于是官家发布了海捕文书,刚好在坐牢的姑娘,就很尴尬了。

    一个夜晚,黄泉宗的魔修在河阴县的大牢里,不费吹灰之力地带走了她。

    然后,崂山地宫便问世了。

    此后的剧情,却峰回路转,失去利用价值的柳白,自然被黄泉宗下令处决。

    那阴暗的丛林间,负责动手的黄泉门徒却在最后关头,杀死了另一个门徒,然后摘下衣帽,露出有些胡渣的俊朗面孔。

    他嘴里叼着个不知名草叶,见柳白看向他的嘴,于是说道:“最近打赌输了,在戒酒,嘴里实在没味,呸!”

    他说着吐掉叶子,掏出一个酒葫芦,没头没脑地说道:“戒酒失败了。”

    “对了,在下……顾琛。”

    这位灵济宫的刑殿执事,在都龙山一役后,通过追查失踪囚犯的线索,暗中查到了黄泉宗踪迹,他却没有发难,而是混入其中,以探寻黄泉宗的目的。

    崂山地宫现世后,掌握到黄泉宗部分意图的顾琛伺机救下柳白,并托其前往崂山地界的月苍城,向正道中人报信,然后各方齐至,副本正式开启。

    商叶此刻要做的,就是在黄泉宗之前带走柳白,以抢占先机。

    监牢外,戴着斗笠的商叶取出一粒田螺银锭,那睡眼惺忪的牢头顿时眉开眼笑。

    商叶身旁还跟着,同样罩在衣袍斗笠下的金甲傀儡,他们下了土台阶,在阴暗的地牢里走了几步。

    四周随意看看,便找到了目标。

    相对于其他脏乱的牢房里,三三两两地蹲着些人,商叶面前的牢房只有一个人,地上也没有杂物和干草。

    那土炕上还铺着一床被褥,上面躺着个脸蛋乌黑的人。

    那人衣着虽然破旧,却还算干净,她一手拿着书,一手拿着苹果,还翘着个腿儿,一束阳光透过天窗,正洒在她的脑门上。

    很逍遥,很自在……

    这时,柳大小姐注意到她的小乐园外,站着个人,她先是瞥了一眼,然后侧过身子,用书遮住了脸。

    接着,那蓝色的封面后,探出两个漆黑明亮,且满是警惕的大眼睛。

    商叶瞅着那灵动狡黠的眼睛,心想应该是这只贼猫无误了。

    他走进一步,靠近栅栏,低声说道:“我长话短说,我与追杀你的那群人,不是一伙的,若是,你此刻已是瓮中之鳖,那伙人背景不凡,他们已勾结官家,发下海捕文书抓拿你,等公文一到此地,你就是自投罗网。”

    “如果想知道自己为什么被人追杀,追杀你的又是些什么人,今晚城东野湖畔的小屋见……”

    “还有,我劝你不要跑,我能找到你一次,就能找到第二次,虽然你大概不信,但我是来帮你的,我与追杀你的那些人有点过节……”

    商叶说完,也不等柳白回话,径直离去了。

    出了牢房后,商叶交待两句,那金甲傀儡也消失在附近的巷子里。

    他当然不会全指望那姑娘自己想明白,必要的保险,还是要安排好的,如果让她溜了,倒是很麻烦。

    不过,他不讨厌这姑娘,没必要的话,也不想用强。

    根据原剧情的描述,这丫头在一群顶尖盗墓贼的眼皮子底下长大,完美继承了父辈的手脚功夫和术法手段,以及一些乱七八糟的手艺,却从来没下过墓,听说是她娘亲病死前嘱咐过的,不准她走父辈的老路。

    柳大小姐很听妈妈的话,从来不盗阴宅,但是……她盗阳宅。

    道上名头“白夜飞猫”,专治为富不仁,颇有些劫富济贫的义举,再加上那古灵精怪的性子,还是挺讨玩家们喜欢的。

    如意居内,商叶退出修炼的状态,他看了眼手里光泽黯淡的灵石。

    断粮了啊……

    当初李妤送他的灵石,在都龙山附近的山野里就用完了。

    如今这块小的可伶的灵石,是他在鬼车城用百多两银子捡的,他倒是想多买,却没那么多钱,身上总要留下几百两备用。

    他透过琉璃窗,看向外面的小湖,估摸着,那柳姑娘也该来了,就是不知道,她是走来呢,还是被金甲傀儡扛着来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