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书网新笔趣阁>书库>轻小说の>一剑超游> 第一百四十一章 鬼爵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第一百四十一章 鬼爵

    天鬼道源自上古“天鬼众”祸乱,自古代圣天子斩杀天鬼于不老山,天鬼众绝迹天下,鬼患得解,但仍有极个别天鬼残存,它们是亿万鬼怪中诞生的异种生命,近似于人中之神灵。⊙√八⊙√八⊙√读⊙√书,2●3o≥

    修士中,有鬼修一脉,以天鬼为信仰,窥伺异种神力,试图以另一种形式永生于世,他们便是魔门九道的天鬼道。

    “所以,你是说那个师太是天鬼道魔修?”李浩言倚着酒楼柜台,还在努力消化这个信息。

    “是的,还是一位鬼候,天鬼道内部的阶级你懂吧?”商叶道。

    “当然当然……”

    李浩言点点头,然后摸着鼻子,说道:“你再给我解释下,防止……你懂的。”

    商叶眯着眼睛看着他,微微摇头,说道:“那群鬼修以‘天鬼’为至高无上的神,其下以古代爵位王、公、侯、伯、子、男各自分称,鬼爵越高者,修为越强,在天鬼道内部的地位越高,那槐蚕师太应该就是一位鬼候。”

    “有多强?”李浩言问。

    “元婴地仙,而且不是寻常元婴……”

    此世的魔道修士都活在正道和朝堂的高压监管下,其中无能者早早就被淘汰了,能存活下来的老魔修,无不是通晓隐踪匿形,且战力强悍之辈。

    如黄泉宗那般诡秘莫测,冒然露头后,也在短时间内,被正道连根拔起,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当然,也不是所有魔道宗门都像黄泉宗那般极端,动辄想要颠覆天下苍生。

    李浩言听完后,拧巴着脸,缓缓道:“兄弟,不是我不信你,首告莲门寺庵窝藏魔修,可不是小事……”

    商叶摇摇头。

    “据我观察,其余庵众应该不知情,天鬼道走得是精兵路线,不喜广布门徒,若非有大事发生,一个地方不会藏有多个高鬼爵者。”

    李浩言挠着后脑勺,“你真的确定林姑娘在那什么鬼候手里?”

    “基本确定。”

    “那兄弟我就要问一句了,可有佐证?”

    商叶皱着眉头没有吭声。

    李浩言见状也没有追问,说道:“围捕元婴魔修在哪里都不是小事,最起码我做不了主,需要上报到燕都分坛和地方谪仙司,因为涉及到莲华佛门,还要到北地的龙头宝刹——朝阳寺获得首肯,多方联合才能确保无忧。》八》八》读》书,∞o◎”

    围剿一尊元婴魔修,一个同境界修士是基础,两个才算稳妥,三个才有把握拦截其逃窜,四个及以上,才能确保不会波及附近百姓,以往在游戏里,攻略这种层次的boss,金丹玩家都是成队地上。

    “这些我都明白,但是人在魔修手里,时间久了,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我还担心,那人会不会在风头过去后,转移到别处……”

    “你是认准了林姑娘,还在那尼姑庵啊……”

    “嗯。”

    商叶几乎可以确信,游戏里,鬼候姥姥和鬼舞姬曾经同时现身过的,虽然没有显露过师徒关系,世间却没那么多巧合,林绣绣在望心庵失踪,天鬼道魔修刚好藏在这里,这就撇不清关系……

    李浩言想了想,说道:“我有个主意,你随我回燕都,你入门三日取得天师头衔,还亮了一座祖师堂,至今引以为谈,只要你这个大天才肯回去,就能让我爹出手,即使没有什么证据,他看在你我的份上,或私下探查,或派人前来,只要那师太真有问题,铁定逃不过我爹的法眼。”

    回燕都分坛求援,确实是个办法,但是如果有的选,商叶还是不太想回去,届时难免不易脱身……

    他正思索时,酒楼里院突然有琴声传来。

    商叶面露询问,李浩言说道:“是一位灵济宫的前辈……”

    那人也在……

    两人来到后院,只见一颗青松下,炉香缭绕,那外貌俊美的白衣男子闭目抚琴,一旁的白鹤扭着脖子,以长喙清理着羽翅。

    忽然,小千雪不知从哪里冲了出来,扑入商叶怀里,他看着丫头油乎乎的小嘴,和法袍上的油印子,无奈地摇摇头,所幸撩起衣袍给她脸上好好擦了擦。

    李浩言在一旁解释着。

    “这是许先生,灵济宫八门殿元婴地仙,极善音律之道。”

    “灵济宫的前辈为什么在这里?”

    商叶前几天还在秘谷见过此人。

    “这就涉及到一件轶事,几百年前,北地有一琴乐大家,被许先生引为知音,但那人是凡人,四十余岁便英年早逝,许先生每隔些年,便会前往那人故乡暂居,以此缅怀故人,并借住在当地的天师寮舍,前阵子温家尸煞祸乱,附近天师寮驻守的天师都被抽调到此地,许先生仗义,也来给我们镇镇场子。”

    “这样啊……”

    商叶若有所思,仙凡终有别,虽说这方世界有“天道桎梏”设定,修士寿命有七百年的大限,但是元婴地仙少说能活五六百载,凡人几十代过去了,还能念及旧情,如此看来,这许先生也是个性情中人。

    三人未免饶人雅兴,回到了前楼。

    “兄弟,怎么说?若是你同意,我们即刻启程,明天就能给我爹请来。”

    别无他法,商叶又担心林绣绣,虽说两人并不熟络,但他自觉对这姑娘有些责任,正要点头……

    忽然,有人笑道:“噗,芝麻大点事儿,还要请天师道一方坛主,人家阳神天仙,责守燕都,镇伏牛鬼蛇神,轻易可动弹不得……”

    几人闻声望去,只见前堂角落里,一个年轻道士端着酒杯,笑嘻嘻地看着他们。

    “朋友是?”李浩言皱眉道。

    “张三。”

    那人耸耸肩。

    我还李二呢……李浩言道:“张兄可知偷听他人说话,非君子所为?”

    “张某人倒是不想听啊,我就坐在这吃饭,你们大嗓门子也没避着我呀。”

    李浩言面露疑色,这人什么时候坐在这里的,他怎么没注意……

    “兄台都听到什么了?”

    “哦,也没多少,你们说城外望心庵的槐蚕师太是隐匿的天鬼道鬼候,还掳了黄花闺女什么的。”

    那就是全部了……

    李浩言向商叶眼神示意,却见他脸色古怪,有些惊疑不定。

    张三问:“这位小兄弟看我,怎么跟花楼姑娘看到恩客似的,难道识得我?”

    话痨三,道君身外化身之一,怎么也在这里,是巧遇,还是跟着自己过来的……商叶收敛神色说道:“你与我家乡一人长得甚为相似。”

    “那人肯定也如我这般玉树临风,风流潇洒,改日代为引荐啊……”

    “哦,他日回乡祭祖,一定为你在他坟前说道说道。”

    张三一愣,然后喝了一口酒,叹声道:“英姿天妒……”说到这,他话锋一转,“所谓听着有份,一个鬼候,可不算小事,张某人也要掺一份子,有好事大家一起上哈。”

    “你到底谁啊?”李浩言忍不住说道。

    张三没说话,而是掏掏左袖子,然后掏掏右袖子,接着摸摸衣怀,最后掀起衣袍,从裤裆附近掏出一个令牌丢了过来。

    李浩言一脸膈应地接住,瞥了眼,眉头一挑。

    “青云令,太乙玄门的真人?”

    太乙玄门的修士里,能以真人为号的,至少也是元婴地仙,青云令便是宗门下发的身份凭证。

    “可是……”

    李浩言说道:“恕在下孤陋寡闻,我怎么没听过玄门有叫张三的真人?”

    玉京山的位处北地,山上的玄门真人在北地修行界都算耳熟能详。

    “嗨。”

    那人摆摆手,说道:“在下出身太乙洞天,玉廷秘境,你不认得也正常。”

    这就是扯谎了……商叶心知肚明。

    所谓“玉廷秘境”乃是太乙玄门的洞天小世界,其余大宗门都有类似的地方,如剑宗的“诸天剑界”,阴阳道的“两仪洞天”,灵济宫的“十方梦境”等,玉廷秘境地域广大,里面还栖息了一个小国的人口。商叶前世负责过那里的一处仙园,同时还在总管此秘境的玉廷院,挂了长老之名。

    玉廷乃是顶级的灵胜之所,修炼圣地,灵气极为丰沛,凡人即使没有修炼,也能轻松活过百岁,若有修炼的苗子,自然也会被接引到玉京山。

    张三说自己出身玉廷秘境,自然是在隐藏身份,毕竟真身过于唬人,乃当代太乙道君的三尸元神之一。

    李浩言极好糊弄,当即上前奉还了令牌,然后拱手道:“晚辈天师道北燕分坛黄穗天师李浩言,见过张真人。”

    张三站起来,抬起胳膊,搂住李二的脖子,笑嘻嘻道:“嘿嘿,同为正道,不拘礼不拘礼,再说说那鬼候一事?”

    李浩言看了眼商叶,强笑道:“只是猜测,目前并无实证,还望前辈不要误会……”

    “诶,没有实证,咱们可以去找吗,五百年以内,露头的鬼爵两只手都数得清,这还是一个鬼候哩,咱们兄弟有财一起发,功劳一起赚,不见外不见外,来来,喝两盅……”

    商叶在一旁瞅着两人几杯马尿下肚,就成了铁哥们,恨不得当场斩鸡头,烧黄纸,结拜为兄弟,顺便还敲定了“夜探尼姑庵”的大事。

    这尊三尸神还是这么无厘头啊……11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