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书网新笔趣阁>书库>轻小说の>一剑超游> 第二十三章 东泽乡的往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第二十三章 东泽乡的往事

    屋里没有wuao猴。c∮八c∮八c∮读c∮书,⌒o≈

    溜……

    它悄咪咪翻出了窗户,却听饥鹰鸣秋空,当即吓得浑身哆嗦,连滚带爬,钻到附近的竹筐下。

    屋外的夫妇对视了一眼。

    男人撇了眼竹筐,有些嫌弃,“怂成这样,估计也没胆子造孽。”

    女子想了想,说道:“既然要看养,总得取个名字吧?”

    “叫怂包。”

    女子瞪了他一眼,说道:“叫雪树吧。”

    雪天树上捡到,嗯,打下来的……

    男人耸耸肩,算是默认了,他走到竹筐前,抬脚踢了下,说道:“嘿,听到没,你以后叫雪树。”

    它隔着竹筐的缝隙,盯着外面的家伙,喊道:“臭猴子!”

    “我……”

    男人抬起脚,就想连筐带猴一起踹下山去。

    女子伸手抓住他,无奈道:“行了,跟灵智懵懂的猴子较什么劲。”

    之后,她拉着一脸愤愤的男人进了屋子。

    它见四下安静,等了会儿,直到天上的苍鹰消失在天际,才掀掉竹筐,往外逃去,没跑几步,却脚下一个急停……

    前面是悬崖。

    它向外探了探头,然后咽了下口水。

    有点高……

    忽然,它见崖边垂着一条绳索,立马过去,手脚并用,顺着回到了地面。

    亡命奔逃g……

    远离了那座山后,它回到栖息的树洞,抱着膝盖缩在里面。它觉得有些奇怪,之前明明受伤要死了,现在又好了,还不痛了。

    没过一会儿,它又爬出来,钻进了密林,许久后,它站在一块岩石上,不远处,是嬉闹的猴群。

    它害怕了,自然也就孤单了。

    要回去吗……

    寒风扫过,它搓了搓手臂。

    算了……

    它跳下石头,背对着猴群,向自己的小树洞走去。

    横剑当空,白衣女子御剑而立。

    汉子也坐在剑上,他拿着酒葫芦,瞅着那只猴子的背影,冷哼一声道:“看到没,这是察觉到自己是族群里的异类了……”

    女子叹了口气,说道:“记得师门长辈说过,世间妖类为何多乖戾阴狠之辈,那些因缘际会自我觉醒的妖精灵智初生,往往不融于族群,想接近同样有智慧的人族,却被驱赶打杀,独来独往久了,性情怎能不暴戾,便是凡人遭人排斥,进而离群索居,也会变得极端起来……”

    “你这是瞎操心,前人云: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人操人心,妖精就该自己折腾自己那点破事,诶……”

    女子突然踢了他一脚,“不是你说要领回家的?还有,刚刚开始你手里的酒葫芦就没放下,是不是触景生情,想起自己也是一只离群的猴子了?”

    “关我啥事……”

    汉子有点心虚。】9八】9八】9读】9书,2≧3o↗

    “嘴硬,我还不懂你。”

    女子翻了个白眼。

    汉子扯嘴笑了笑,然后仰头喝了一大口酒。

    离群的猴子啊……

    昔年。

    他孤苦无依,是个街头流浪的娃娃,一次被官家人带走,本以为又要去悯孤院之类的糟心地,还要费一番工夫逃出来,却没想到,被送去了谪仙司。

    经查验,他有修行资质,司官没说什么以后能吃饱肚子的屁话,而是问:“你想不想当个飞天遁地,斩妖除魔的大侠……”

    ……成了。

    他这种从小培养的谪仙使,和那些半路出家,被官家收编的江湖散修是两码事,他们能得到更好的教育,更多的资源。

    他们修炼的地方叫“御字营”,坊间称他们为“谪仙御使”,这也不算乱说,因为他出师时,和同期的兄弟姐妹们去了圣京城,接受过圣天子检阅……

    所以说,他们算是天子门生,也是谪仙司最核心的力量,更是高悬于修行界的一把利剑。

    如军队一般的精英修士团体,主攻杀伐之道,便是剑宗大爷遇到这类谪仙使,也不免让上三分,毕竟这是一群以杀人为目的的修行者。

    当年的司官没骗他,学成之后,真是一段飞天遁地,斩妖除魔的岁月。

    就是这样的日子漫长了些。

    一晃百余年。

    他有些觉得没什么意思了,便找到上司,说他想退……

    为什么呢?

    他思考了许久,得出了一结论:“老子天生不适合在官老爷手下做事……”

    若两地同时发生祸乱,一地是穷乡僻壤,一地是州府要城,谪仙司会先管哪个?又比如一方是平头百姓,一方是封疆大吏?

    又或者豪门生邪祟,他们奉命处理,期间听到、看到一些腌臜事,于情于理该管,但是于法而言,不在职责内,事后,还要被下封口令。

    诸如此类,他渐生不耐……

    “你若倦了,尽管休假去,十年八年再滚回来,有种再抱个大胖小子。”

    上司待他不错。

    “我是真想退……”

    “你这厮……唉,这些年你功勋卓著,我不好说些什么,若真不想过这南来北往,打打杀杀的日子,我可以做主,将你调到一处山清水秀的僻静地,自由自在,牧守一方吧。”

    “我想要真的自由……”

    上司脸色沉了下去,缓缓道:“你意已决?”

    “已决!”

    “那按规矩来吧。”

    谪仙司对门下谪仙使,尤其是御字头那帮人倾注了无数心血和资源,自然不是你想走就能走的,但事实无绝对,司内一直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叫做“七领花红可挂牌”,意为独自一人,接连完成七个极为凶险奇难的任务,便可交出身份使牌,消去册上姓名,自由离去。

    然后,他……完成了。

    御字营外,有一条路jiaochun熙路,路两旁种满了桃树。

    城门大开前,上官当着他的面,将他的档案文书丢进了火里,又依例收缴了他身上一切器物,只留下一身布衣。

    他出门后,却见门外站着一众师兄弟。

    “十八里春熙路,我们安排了十八个兄弟姐妹,你打出去吧。”

    为首的壮汉狞笑着说道。

    “别吧,我这伤病初愈,两手空空的……”

    壮汉两手摊开,“我们都是空手。”

    “那就……”他一翻白眼,顿时拔地而起,御空而去。

    开什么玩笑,老子金丹人仙,为什么要走路……

    忽然,桃花迷人眼。

    他瞅着漫天花幕,乖乖落回地面,回头看了眼,只见顶头上司双手揣在袖子里,缩在太师椅上,一副看戏模式。

    算你恨……

    御字营开启了周遭的防御大阵,禁空十八里。

    “我们是随便过两手交流下感情,还是……”

    砂锅大的拳头扑面而来!

    夕阳西下。

    鼻青脸肿的他瘸一步拐一步,骂咧咧地来到春熙路尽头的渡口前,那岸边站着一个姑娘,他毫不留情,冲人家脑门就是一拳,然后径直向船家走去,任由那姑娘捂着额头,坐在地上哭泣……

    她是最得大家宠爱的小师妹。

    他生怕儿女情长,只好先下手为强,毕竟……去意已决。

    忽然,一阵响动。

    他察觉到后,默默回头,只见岸边站满了人,他们都是谪仙使,有前辈,有晚辈,还有同期,都是些熟面孔,本来应该有更多,这么多年,尸山血海里趟过来,难免会有折损,有些人已经成回忆了……

    相顾无言,船只离岸。

    他站在船尾,突然想到什么,深吸了一口气,接着大声道:“我!夏侯石英!要去当大侠了!”

    之后,他精疲力尽,仰天躺下。

    天旋地转。

    那额生白毛的猴子头朝下,被吊在房梁上,它有些懵逼,刚刚还在走路,怎么一瞬间……

    夏侯石英拿着根木枝走了过来,嘴里不咸不淡道:“玩背影萧瑟,你得先是个七尺男儿,不成气候的小毛猴,身上那点灵气,打个哈欠都能吐出去,你看着我,别乱动,我夏侯石英,以后就是你的教头……”

    白衣女子一把夺下他的木枝,丢在一旁,一边解绳子,一边说道:“还教头,你当是谪仙司那一套啊,它连人话都说不清楚呢……”

    猴子落回地面后,耸拉着脑袋,不敢妄动。

    白衣女子对它柔声道:“我叫云萝芙,以后教你读书写字好不好啊?”

    “扯淡,先学规矩,再教打架!读书,你指望它考状元啊?”

    “你烦不烦,它没有血脉传承,乃野生妖类,不识字明义,好好学人话,又怎么教规矩,教礼仪……”

    “我……”

    夏侯石英有些无语,他寻思着,不是调教个看门灵兽吗,能打遍方圆几十里不就好了,怎么弄得跟养娃似的……

    云萝芙懒得理他,又对小妖猴说道:“对了,我还给你取了名字,叫雪树,你明白吗,雪树。”

    咕叽一声。

    猴子低头捂住肚子,饿了……

    云萝芙见状翻手取出一把香喷喷的炒花生,然后递了过去。

    它看着一愣,食物,给它的,为什么……

    “嗯?”

    云萝芙见它犹豫,又向前递了递,眼神里透露着鼓励。

    它最终……没有拿,还后退几步,缩到了墙角。

    云萝芙想了下,便将吃食放在桌子上,然后招呼夏侯石英离开屋子。

    出门后,屋里传来细微的声音:“雪……树……”

    两人相视一笑,缓步离去。11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