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书网新笔趣阁>书库>轻小说の>一剑超游> 第三十六章 常黯和燕子切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第三十六章 常黯和燕子切

    两天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足够听些事,做些事。

    据夏侯雪树所说,溪畔的地下溶洞是一处小灵脉,却被殷七所毁,那些地涌金莲原本就活在这里,好像还是他养父母所种,他们希望这些灵植和灵脉能相辅相成,日渐壮大。

    “可惜被糟蹋了……”雪树的语气有怅然。

    商叶微笑着说道:“再弄出来呗。”

    商叶腆着脸,用妖熊的内丹和尸身一些价值不菲的材料,跟李妤换了一袋灵石,然后前往溶洞,找到残留的灵脉,装模作样摆起了聚灵阵。

    李妤先是默默围观,很快就嫌弃他手法磕碜,糟蹋东西,自己上了手。

    商叶此世没有修习阵法一道,单凭过往记忆弄个简单的聚灵阵,有效自然是有效,没那么精细就是了。

    李姐姐显然是有真材实料的,没忙活多久,阴暗的溶洞内,便漂浮起了实质化的金色光点,那仿佛夏夜的萤火虫一般。

    杜家兄妹一脸惊奇,雪树看着这些光点呆立了许久。

    此后移回地涌金莲,自然用不到商叶这个伤号出力,但他自认为对灵植极有发言权,蹲在一旁吆三喝五指挥了半天,嘴皮子都说干了。

    再之后,雪树想把“自己”葬在这里,原身还在山神庙,想取来也容易,他简简单单显个灵,让乡民们把庙拆了都成。

    一番忙活后,“他”回到了一切开始的地方。

    出了溶洞,夏侯雪树拍拍商叶的肩膀,诚恳地道了声谢,后者挠挠头,大张旗鼓地败了此家,自然想这山神老爷归心。

    当然,他也是心疼那片灵花,这就是以前落下的职业习惯。

    “哎哟哎哟……”

    商叶捂着胸口,瞅着李妤瞎叫唤,大意就是我伤到了,走不了山路,更爬不了山,需要亲亲抱……嗯,带他直接飞回去。

    李妤抿着嘴,瞪了他一眼,虽然有些不快,还是走了过来。

    其实,商叶多少能把握到李大姐的心理,她还是很稀罕自己这个出身北方分坛,看着极有前途的新生代天师。

    李妤一到商叶身边,某人就絮叨个不停,“我思前想后算了下,那妖熊躯体的价值跟一小袋灵石,还是有待商榷的,除了内丹,一整副千年老熊骨啊,还有那拳头大的熊胆,这都是啊!”

    商叶陡然离地,极速升高,径直没入云端,然后片刻不停,直挺挺落了下来,待他脚底踩实,回到矮峰后,不由拍着胸口,喘了几口大气,然后对顾自进屋的李妤叫唤道:“那都是钱呀!”

    ……

    清晨。

    商叶伸了个懒腰,悄悄起了床,半睡半醒的小千雪揉揉眼,也跟了下来,两人路过桌子时,上面的神猴塑像微光闪烁,夏侯雪树在光芒中显现身形。

    他们相互点头,商叶拿起塑像走出了屋子,雪树看了几眼沉睡中的杜家兄妹后,也跟了出去。

    李妤默默站在崖前,宽大的藏青袍被风吹得贴在身上,显露出了纤细的腰肢,这女天师有一股独特的恬静气质,简单站在那,就仿佛融进了崖外的山水,以及那片淡蓝的天空。

    “先稍等一下。”夏侯雪树轻声道。

    他说完,走向屋后,过一刻钟,再度回来时,怀里抱着一把乌黑宽厚的刀,以及一柄护手处镶有红色水滴状玉石的长剑。

    商叶顿时目光一亮,之前还觉得那把法器级别的雪白长刀,丢在山神庙实在可惜,原来人家有其他打算。

    雪树将兵刃递了过来。

    商叶抬手接住,系统跳出了获得提示,未等他详细查看……

    雪树便解释道:“刀名常黯,剑名燕子切,皆是上品法器,本是我养父母的随身兵刃,远游在即,我想带在身边,留个念想,还请商先生代为保管……”

    哈哈哈……

    商叶内心大笑三声,好一个代为保管。

    他盯着兵刃,目不转睛道:“猴爷太客气了,叫我小叶子就好了,商叶也行啊,咱们生死兄弟,别生分了。”

    我去,这次任务血赚啊,最后的奖励居然是两件上品法器,这两晚他可没少心疼那面蜃龙镜……

    李妤走了过来。

    她看向商叶怀里的刀剑,眸子里显露惊讶。

    这种用以进攻杀伐的主兵刃,在同品阶法器里,最为昂贵,她身为天师道一方分坛之女,用得也不过是特制的中品驱魔法剑,而这东泽乡的野山神却能拿出两件上品法器来,其身世似乎并不简单……

    商叶先收起刀,这个他用不着,纯帮夏侯雪树收着,之后用胳膊夹着剑鞘,想拔剑一观,岂料无论他怎么用力,那剑鞘都好似封死了一般。

    又不是生了灵性的灵器,对主人的道行修为有要求,怎么还不能用呢……商叶心生疑惑,便背过身子,在空中虚点几下,调出了物品介绍:

    名称:风玄燕子切

    品质:上品法器

    介绍:天夷剑宗风系剑胚八锻所成,剑身黑白如燕,轻若鸿毛,有乘御风势之能其剑鞘生玄磁,飞剑之后,可自行归巢。

    八锻飞剑,还差一锻不就是灵器了……商叶正看得入神,李妤却走来,拿过了剑,然后看了眼夏侯雪树。

    后者微微颔首,示意她自便。

    李妤握住剑柄,抬手一拔,轻吟声传出,剑身随之离鞘。

    她先是舞了个剑花,然后竖剑于身前,目光微凝,但见剑身之上有波浪状的纹路,线纹两侧黑白分明。

    “好剑!”

    李妤面露欣赏,淡淡道:“轻若无物,薄如蝉翼,这剑和剑鞘间有玄磁之力,你修为不够,筋力不足,自然无法拔剑,先努力修行吧……”

    商叶听着撇撇嘴,打定主意,身子骨养好再试。

    雪树这时候却插了一句,“先母生前有言,此剑入过天夷名剑录,她若羽化,理应将之送到剑宗诸天剑界,反哺宗门,所以,我希望将来若有机会……”

    “一定,一定!”商叶满口答应,送到诸天剑界完全没问题,前提是他把它用到退休……

    天夷剑宗那处洞天世界,素有“剑墓”之称,其内遍布着数万年来,剑宗先辈们的佩剑,剑宗还有一脉召唤剑界投影,用以作战的高阶传承,极为厉害。

    一行人启程了,先是前往望泽村,那里有留守天师接引他们。

    没走出多远,山林响动,一大群猴子现身围了过来,雪树冲它们比划了几个手势,最后左右手各比出了“剪刀手”。

    商叶知道猴群有一套用以交流的手语,便问这是何意。

    雪树缓缓道:“解散,回见……”

    “哦。”商叶点点头,然后向穿着黑背心和黄背心的两只猴子,也比起了两个剪刀手,这两位之前给他打过助攻。

    小千雪眨眨眼,举起小手,有样学样。

    猴子们也安静地举起了剪刀手。

    虽说画面有些喜感,但商叶还是感受到气氛有些沉重,此去一别,归来无期,仙之一道,实在很难说啊……

    突然,山间远远传来喊声。

    “猴爷!”

    这是小杜沙的声音。

    几人回头看去,只见矮峰崖边隐约站着杜家兄妹们。

    “一定记得回来看我们啊!”

    这是容易害羞的杜鹃。

    之后是寡言少语的杜舟,“我一定学好刀法,保护好东泽乡!”

    哦,原来那把雪白长刀是给这小子留的……

    商叶一下子想明白了。

    夏侯雪树稍稍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仰天长啸,神游显像的妖灵自然可以干涉现世,那些猴子也随着叫了起来。

    一时间,声震山野。

    商叶摸摸小千雪的脑袋,然后看了眼李妤,微微一笑。

    此处有真情哟……

    ……

    天壁城天师院内,商叶躺在床上,有些幽怨地看着身前的中年妇人,这位是门内的医道修士。

    “前辈,我只是胳膊断了,您干嘛……”

    把我全身都摸了一遍啊……

    妇人无视了他的问题,轻笑道:“给你右臂上药打板的人心思细腻,还放了外敷止痛的珍贵草药,不然光是疼,就能让你睡不着觉,我留下的丹丸按时服用,复骨玉脂膏两日一换,好生休养吧……”

    说完,提着药箱子,出了屋子,门外遇着等候的李妤时,中年妇人微微躬身,然后不易察觉地摇了摇头。

    李妤点点头,进了屋子。

    商叶扣着鼻孔,不咸不淡道:“还有啥手段,只管来呀。”这位姐姐老想从他身上掏出点秘密来……

    李妤瞪了他一眼,说道:“你要养伤,最近无法练功,刚好可以学习神魂修炼的观想法门,这也是筑基进修的最后一步。”

    商叶闻言顿时坐了起来,神魂修炼,由不得他不在意,魂魄强度太过重要,他这种灵识都不能离体的修士,出门在外,跟瞎子也没什么区别。

    “跟我走吧。”

    商叶麻溜跟了上去。

    两人很快来到一处名为“天观”的阁楼。

    登楼时,商叶道:“我记得咱道门第一个神魂观想图景乃是百鬼夜行,天师降伏图吧?”

    “不啊。”

    李妤目光偏移。

    “啊?”

    天师道入门级别的神魂观想图,确实是天师降百鬼图啊,难道记错了……

    商叶问:“那是啥?”

    李妤脚步加快,背对着他说道:“等等不就知道了。”

    不知咋回事,商叶心里突然有不好的预感……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