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书网新笔趣阁>书库>轻小说の>一剑超游> 第三十九章 月黑风高夜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第三十九章 月黑风高夜

    灵识,或者说神识,离体乃是神魂修炼的第一步,也是精神力强大到,足以将触须延伸到体魄之外的象征。

    商叶的神识覆盖面目前小得可怜,坐在房檐下,勉强能够蹭到小院的墙角,堪堪几丈之远。

    虽然短却总归是多了一种靠谱的感知手段。

    灵识可以外显,自然也能内观。

    这晚,商叶冥想坐照,心神沉浸到识海深处,再睁开眼时,他来到了自己的灵台,也即映照心灵的意象之境云海环绕的玉京山。

    此处和往日有所不同,那天际散发着霞光的太阳,其边缘处有一只明灿灿的金乌,正在展翅翱翔

    安萝月和夏侯雪树不在这里,每个灵魂都有自己的灵台,雪树自然是东泽乡,而那少女武神兴许是那座名为“南望”的城吧。

    商叶四下观望着,却蓦地一怔,不远处的崖前,他看到了安萝月的背影,这算啥,串门的吗,虽然大家有“约”在先,也该注意下个人吧

    他走了过去。

    安萝月还是那副淡漠的样子,若不是发丝和红裙飘动着,简直就是雕塑。

    “喂?有人在吗?”

    商叶伸手在她脸前晃了晃,没反应,这姑娘也是个迷,偶尔会显露出人性化的一面,但大部分时间还是机器人状态。

    商叶突然注意到她腰间悬着的乌金刀,那刀花纹繁复,样式独特,他犹豫了下,见她没有动静,便试着伸出了手

    铮!

    床榻上,仰躺着的商叶睁开眼,脸色有些茫然,刚刚

    少女瞬间拔刀,刀尖直指他的喉咙,他不由举起了双手,呈投降状,那心神一颤的瞬间,就被弹了出来。

    商叶还记得她侧视过来的眼神,那是嫌弃吧,好像在说:“烦不烦?”

    哎呀呵!

    你住我家,嫌我烦,还把我踢出来,这过分了吧,知道你有反应就好了,看我下次怎么撩拨你,就是石头人,我也

    商某人正忿忿不平,空中突然传来动静,他坐起身子,只见一只符鹤飞进了屋子,抬手接住,展开符纸,取出内里夹着的小纸条,看了看。

    原来是楚安然的消息,说是净瓶圣液已经请到了,且证明有效,请他过府一叙。

    这倒是好事

    楚家这条线,商叶也不是随便掺和两句,就任由事态发展,而是一直跟进着,从东泽乡回来后,去信楚府问过,知道那边进展顺利后,便透露自己可能有月陨昙的线索

    他如此上心,一是治病救人。

    二者,自然是为了交好楚家和楚安然,洛山楚家纵使比不上北燕王族,那也是王下的龙头世家,还背靠着圣天子这颗参天大树。

    “丫头!出门吃大餐了!”

    商叶冲屋外嚎了一嗓子。

    那穿着蓝色道袍,扎着双丫髻的小蝴蝶咻地一下飞了进来,她先是扛起小花伞,又抱来雪树的小金像,然后满脸严肃地站在了床前。

    商叶穿好鞋子,看向千雪,顿时笑出了声,知道的,是去蹭吃蹭喝,不知道,还以为去西天取经呢。

    他接来金像往怀里一塞,然后捏捏千雪的脸,说道:“这么严肃干吗,笑一笑,师傅教你唱歌”

    “什么歌呀?”

    她仰起小脑袋,眸子里有些好奇。

    “嗯,你挑着担,我牵着马”

    商叶刚开始唱

    丫头却打断道:“师傅?”

    “咋啦?”

    “我们没有马呀。”

    商叶听着挠挠额头,然后笑了笑,“以后会有的”

    星月高悬,夜风袭袭。

    深远的巷道宁静无人,两面的灰白石墙高高的。

    商叶牵着千雪走路上,高歌道:“敢问路在何方?”唱到这,他眯了眯眼,缓缓念叨:“路在脚下。”

    之后,他蹲下身子,对千雪说道:“等会发生了什么,都不要乱跑,留在我身边,好不好?”

    小千雪有些懵懂地点点头。

    商叶摸摸她的脑袋,然后站了起来。

    密集的脚步声传来。

    巷道两侧的墙壁上,一群黑衣人前后围了上来,他们就像排练好的一般,同时一甩手臂,森白的短剑从袖子里伸了出来,落在掌心。

    商叶一边拆掉右臂的绷带,一边说道:“我先问上一句,免得发生误会,各位英雄好汉没有截错人吧?在下天师道商叶,在北地道门内,也算小有声名”

    “刚刚筑基的小虾米真把自己当角色了,杀!”

    一个看着是首领的黑衣人冷喝道。

    黑衣人们应声扑来,一时间,清冷的月色下,剑影闪烁!

    唉,脚下的路,可难行啊,伤刚养得七七,却被人刺杀,说来,什么人想要他的命,黄泉宗余孽?那可真是冤枉死了,他们该给自己跪下磕头才对

    难道是阴神道的人,消息没这么快泄露出去啊,还知晓他行踪,楚家那边的人?

    算了,打完再想吧

    商叶面无表情,双手张开,常黯刀和天师法剑各自现形,他先是将刀高高抛飞,然后拔剑出鞘,左臂微亮

    光起!

    身披白袍的高大白猿凭空浮现,并一把握住了长刀。

    手持银n的红衣少女横渡虚空而来。

    “嘛,我这样的筑基小虾米”

    没个精于搏杀的武斗型金丹修士,还真就拿不下来商叶心中冷笑,挥剑斩向了近身的黑衣人。

    少顷

    安萝月缓缓消散。

    巷道内划过了一道极亮的光点。

    商叶默默看着被一招“星芒”穿透胸膛,定在墙壁上的黑衣人首领。

    战斗来的快,结束的更快,一个筑基小虾米带两个炼气废物,和一群寻常武者就来找他的麻烦,未免也太天真了吧。

    “为、为什么”

    黑衣人首领嘴里涌出血沫。

    商叶接着道:“为什么你一个筑基境却能施展神降术,为什么你有一尊神游显象的契约灵鬼,为什么你还会道门以外的剑法,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啊,现在的情况是你要死了,我能救你了,只要”

    忽然,黑衣人首领狞笑一声,也不顾胸口的长剑猛得扑来

    商叶抬起一脚,给他踹了回去,随后这人身子一震,直截了当地自断了心脉。

    在这空档,那些伤而未死的黑衣人纷纷效仿,无力了断自己的,也吞毒自尽了。

    空中还有破风声传来。

    尚未隐去身形的夏侯雪树挡在小千雪身前,挥刀打飞了几道暗器,但是几个昏倒的黑衣人就没那么好运了

    啧,世家死士的做法

    商叶看着一地死尸,脸色黑了下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