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书网新笔趣阁>书库>轻小说の>一剑超游> 第四十章 赤鹿真人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第四十章 赤鹿真人

    敌暗我明。

    商叶自然不会冒然追击,略一查探刺客的尸体后,他来到千雪身边,伸手打了个响指,说道:“可以睁开眼啦。”

    小千雪放下捂着脸的手,微微睁眼,然后怯生生地抱住了商叶,“师傅,他们怎么啦?”

    “嗯”

    商叶想了下,捏捏她鼻子,微笑道:“取经途中呢,难免会有妖魔鬼怪。”

    “可是,我们不是去吃大餐吗?”

    “大餐啊”

    这自然吃不得了,商叶还没那么心大,现在返回天师院最为稳妥。

    “我们还是回去吃吧。”

    “噢”

    这丫头小嘴一撅,看着兴致大减。

    食堂不得民心啊

    “诶,猴爷呢?”

    商叶回头看去,脸色一顿。

    夏侯雪树正在一面破损的墙前,捡起地上散落的石砖,重新码回去。

    “那个猴爷啊,我们走了,这里有人管。”

    夏侯雪树一脸茫然地看过来,犹豫了下,才反应过来,他挠挠头,说道:“在家里经常做这些事,习惯了,看墙破在这,就”他说着笑了笑,将常黯丢过来,便隐去了身形。

    商叶看了眼四周,原路返回了天师院。

    商叶和千雪并排坐在食案前,神态自若地用着餐,刚刚

    “姐姐!师傅被妖怪抓走了!”

    千雪举着双手,冲进了屋子。

    李妤拿着书和毛笔,从里屋走了出来,她先是面露疑色,然后向门外看了眼,说道:“你解释下?”

    门框内先是伸出某人的手,然后是脸,“唔,就是想陪她玩一下。”

    “玩完了?”李妤啪地一下合上了书,略有些不快道。

    “呵呵其实我有事来着,刚刚前往南城区的时候,被十七个黑衣人堵在一条黑暗的巷子”

    之后,这殿的司事,那房的长老,反正一群师长围着他“审”了半天,好久才散去,他才得空吃上一口热乎饭。

    李妤坐在上首处摆弄着茶具,也不说话。

    若李浩言在场,应该看得出来,李妤貌似平静,实则是盛怒状态,她只有心情不错时,才会烹茶,否则就是情绪浮动,借茶道缓和心神。

    在她巡视道门地方基业时,天师在城中被人刺杀,杀的不仅是她名下学徒,还是北方分坛给予厚望的人才

    近甲子内,北方分坛有些青黄不接,虽然不至于后继无人,年轻一代却没什么扛鼎人物,人家东方分坛出了一位年轻的天才女剑修,公开约战,愣是压服了剑宗玉婉山一脉的负剑行走。

    西方分坛冒出个弃文从道的书生天师,在西域沙月寺和当世佛子莲卿生辩论了七天七夜,不落下风,一时间名声大噪。

    南边就更离谱了,一个愣头青小天师祖坟冒青烟,莫名其妙收服了七个贼拉能打的鬼将,躺着都拉风。

    至于中天总坛就不用说了,自古人杰地灵,杰出天师都是论斤卖的。

    李妤那位坛主老爹愁啊

    这样下去,日后诸方汇聚圣京总坛,他们北方岂不是要矮上一头。

    那位大人物求才心切,这才远道而来,只为暗中物色一眼,岂知他前脚刚走,天才种子就遭人暗算,若是不长眼的江湖势力就罢了,对方还动用了修士,这性质可就变了

    总之,李姐姐很生气。

    今夜城防守军和巡捕衙役遍布全城,各方势力的耳目都活跃了起来。

    李妤正思索着,却发现商叶来到她的案前,自己倒起了茶,小千雪也凑了过来,说也要喝呢。

    “苦的,不好咳,我给你倒杯。”

    千雪猛得吸溜一口,然后皱着脸,吐出了舌头。

    商叶无奈道:“看吧,去那边喝水去。”

    千雪离开后,李妤淡淡道:“你还有其他线索吗?”

    “大人,该交待的,我都交待了。”

    “你能正经一点吗?”

    李妤似乎有些不高兴,“这不只是事关你的安危,你穿着藏青袍在设有天师院的人族城池遇险”

    “关乎道门脸面是吧。”

    这就是传统意义上的安全区不能,会红名啊

    商叶抿了一口茶水,喃喃道:“谁会想杀我呢,黄泉宗余孽?我和他们交过几次手,明显不是他们的人,他们会更加激烈一点,近期还和阴神道结了梁子,但只有院里知道,主谋还被玄门中人带走了,玉京山我是信得过的,然后就是知晓我行踪的楚家,最近和他们倒是有点关系”

    这时,门外有人前来禀报:“洛山楚家楚安然前来拜见。”

    商叶和李妤当即对视了一眼

    楚安然双手接过茶杯,又颔首致意,说道:“能喝到李先生亲手泡的茶,在下深感荣幸。”

    老实说,这家伙,还真长得一张标准古风美男脸啊,之前还有些颓废,现在精神多了,然后就往总裁风靠了

    商叶一手撑着脸,等楚安然放下茶杯后,不咸不淡道:“那个,打扰一下哈,我啊,今晚”

    “嗯,我家里人干的。”

    楚安然冲他眯眼一笑,莫名爽朗。

    商叶道:“哈哈,我就知道,就算你承认得这么爽快,该负得责任”

    屋内骤静。

    商叶脸色一沉。

    案前侍茶的李妤眼眸微睁,四周的空气冷了几分。

    “少主。”

    门外的楚家人轻声道。

    楚安然略一抬手,然后继续说道:“说来话长”

    “简短些。”

    商叶放下了撑着脸的手。

    楚大公子轻笑一声,然后去摸茶杯

    当!

    李妤面无表情,手持茶勺压住了杯子。

    楚安然脸色一怔,然后点头头,缓缓道:“洛山楚家的事业非本家一姓承担,还有诸多分家,以及旁姓扶持,如我母族林家,以及我妹妹的母族韩家”

    “要我命的是林家,还是韩家?”商叶忍不住帮他提了一下速。

    “虽然没有实证,我想应该是我母族所为”

    “行了,破案了。”

    商叶打了个哈欠,“我去洗洗睡了,你们聊。”

    楚安然脸色诧异,“我还没解释缘由”

    “有什么好解释的,无非是豪门内部势力倾轧,林韩两家不对付,你当了家主,心疼你老妹,有点胳膊肘朝外”

    “不准对少主无礼!”屋外突然传来女孩子的声音。

    “樱洛!”

    楚安然低喝止住。

    商叶瞅了屋外一眼,见没动静,继续说道:“又或者因为话语权啊,家族继承权啊,反正活着的楚二小姐,本身就代表着极大的利益。”

    说到这,商叶“啧”了一下,低声道:“该死的蝴蝶翅膀”

    “蝴蝶?”

    楚安然眉头一挑。

    “哦,没什么,反正是楚兄母族某些人,因为利益纠葛铤而走险吧,你能来当面解释,我相信此事与你无关,退一步说,若楚兄要我性命,我也不会好好站在这里对吧?”

    楚安然沉默了下,回道:“虽不尽然,大致如此。”

    “看吧,我休息去了,今天累得很。”商叶双手往袖子里一揣,然后就要走。

    “商先生。”楚安然道。

    “道嫌就不必了,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吗”

    “我是想邀请先生,明日过府商讨一下舍妹的病情和用药。”

    “不去”

    商叶刚拒绝,就感觉屋外传来一道冰冷的视线,他懒得理会,说道:“楚兄的家事,一时半会儿,想来没那么容易解决,此前,我还是老实待着,给大伙省点心吧。”

    说完,他便走了。

    楚安然叹了口气,“既然如此,在下也不好强求。”

    他又面向李妤,“此事我会代表楚家亲自向令尊解释,该有得交待,等我回了洛山城,一定让道门满意,请李先生放心。”

    李妤虽然还是那副清冷淡漠的样子,却将茶勺拿了回来。

    之后,楚安然喝完了茶,也就告退了。

    路边,商叶揪着千雪脑袋上的杂草,也不知道她刚刚钻哪里去了。

    “师傅。”

    “嗯?”

    “师傅是不是不开心?”

    “小不开心,千雪乖乖的,我马上就开心啦。”

    “哦”

    为什么不开心,或者说不爽呢,也不算复杂。

    一点自责,又一次没看清楚形势,冒然决断,给自己和身边的人带来了切实的危险。

    若能事前多了解楚家,便不会有今晚的事,楚安然年纪轻轻,执掌家门日子尚短,根基不稳显而易见,这种程度的“反馈”,商叶理应能预料到的

    还有一点原因,这世界总是满怀恶意地回报他的善意,蝴蝶总是扇出风暴,就不能整出点大晴天吗

    他内心是这么想的。

    楚安然和下属从附近路过,“把府里的人过一遍,赤鹿真人来时,我不希望再有任何意外”

    商叶隐约听到这样的话,顿时愣在了原地。

    赤鹿

    师傅。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