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书网新笔趣阁>书库>轻小说の>一剑超游> 第五十六章 天马秘境·镜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第五十六章 天马秘境·镜

    商叶睁开眼。

    镜子,入目之处,全是一面面镜子。

    他身处由镜子组成的甬道内,每面镜子约两三人宽,七八尺长,它们整齐排列,中间隔着条状的银色金属。

    这里明亮通透,却没见到光源。

    商叶观察四周,没见到旁人,身后也是镜子组成的墙。

    记得和小师姐穿过了那处光门,然后……

    他调出系统面板:

    ————

    姓名:商叶

    状态:剑谶缠绕

    修为:筑基前期,神魂·灵识

    功法:

    洞玄功·筑基篇

    碑石五剑·星芒,碑石五剑·飞涯,露绽瞳

    神降术,契约灵鬼

    玄心降魔符录

    天师行山剑术,斩妖剑术,朝阳剑法

    天师散手,破阵长拳,涉水步

    道行:剑道·粗,符道·粗,武道·门,丹道·门

    从属:天师道

    生涯:黄泉之乱

    典藏:《药典》,《碑石五剑》……

    行囊:玲珑如意居,天师法剑,电光剑胚,常黯刀,风玄·燕子切,梧桐镜,金身塑像,花灵桃木簪,水月珠,清白黄龙灵玉棺,纸船……

    ————

    状态栏没有异样。

    最起码证明他没有入梦,去年被梦境折腾了几次,有点心理阴影。

    商叶摸了摸下巴,然后皱起眉头。

    他的记忆停留在……

    小师姐有些兴奋地拉着他,两人冲进了光门,脸上的胡渣告诉他,时间具体过了多久未知,但肯定不是一瞬间。

    这是中招了啊……

    商叶将剑胚背在身后,握着出鞘的天师法剑,慢步前行。

    天马秘境的发展委实超出他的预料,本以为那处水下世界是秘境的全部,晶石方体类似宝箱之类的东西,想办法打开它,或许会有好处。

    却没想到,那方体极为“科幻”地变成了一座传送门。

    之后,他心生疑虑,想退了。

    龙胜玉却跃跃欲试,多少激发了他心中的“莽”性,福缘深厚的小师姐都发话了,他还怂个球。

    结果局面越发扑朔迷离了。

    说来,凡是小师姐参与的活动,好像都是这德性……

    商叶微微一笑,停下了脚步,他站在一个十字路口,四下依旧是遍布镜子的甬道。

    “迷宫?”

    他自语道。

    商叶颇感违和,旋即开始梳理目前掌握的线索,猎户因缘巧合在凌波湖畔,捡到一块方玉,可以打开某种结界禁制,前往一处洞天秘境。

    而秘境显然有人造痕迹,推测是古修遗府,或者曾经某个势力的秘藏之所,当然也可能是哪个泯灭在历史长河里的宗派山门。

    来驻马镇前,商叶做了功课,这附近没有发现记录在册的仙家宗门,硬要扯上点关系,也只有古代的“天马传说”了。

    介于那个古怪的传送门,古修遗府和仙家山门的可能性大减,已经设立了外围结界,没谁会把进进出出的家门搞得如此复杂。

    所以,就是秘藏之所了。

    类似的秘藏型秘境,大体是某人某势力因为某种原因,因地制宜藏了某种东西。

    往好的说,就是藏宝洞,一旦发掘,等于喜当接盘侠。

    坏的就是封印了某种阴邪妖物,打开了自认倒霉,不过这种极少,如今修行界手段足,古代那几个气吞天地的魔君都死了,没几个妖邪杀不死,费功夫封印做甚。

    某些不方便弄死的,各家仙门势力范围内,也有类似监狱的地方。

    比如天师道在中天原境内就设有一座“镇魔塔狱”,因为业务需要,它专门关押妖魔鬼怪,堪称修行界最大规模的监狱。

    还有一种可好可坏,古代修士自知大限将至,干脆将自家洞府,改建成了陵寝,这种还不少,修行界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发现,里面宝贝和杀阵都不缺。

    但是……

    又如何解释晶石方体因人而异,所生成的幻象,那仿佛是在“勾引”别人,若是秘藏,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想不通啊……

    商叶虽说不是专业考据党,也研究过修行界历史,这种风格的秘境布置和晶石方体这样格调古怪的器物……

    他闻所未闻,实在看不出是哪位大佬的遗留。

    等一下……

    商叶脑海里闪过一个名字,若是那人,再稀奇古怪些,也是有可能的。

    但是,应该不会吧……

    他想了一会儿后,选择向右,继续前行。

    身后十字路口的地上,一个“千雪牌”纸鹤正对着他的背影。

    商叶一边走,一边在岔路口留下纸鹤,作为标记,尽管身陷困境,他倒也不着急,保持冷静是基本素养……

    虽说小师姐下落不明,但人家比他强多了,他还不如操心一下自己。

    不停走了一阵子,商叶体感时间,大约过去三四十分钟,四周依旧是无数的镜子和一条条通道,仿佛没有尽头。

    他打了个哈欠,取出一串冰糖葫芦,左手拿着,开始吃……

    嗯,补充糖分。

    同时打定主意,这串撸完,还没变化,他就要尝试搞破坏了。

    结果,当他吃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停下脚步,然后倒退了几步,来到了一面镜子前。

    刚刚是不是有东西……

    商叶察觉到什么,猛得转过身子,只见身后的镜子里,站着一个人,见那美艳不可方物的侧颜,正是剑宗刑漩。

    他手持长剑,剑尖滴血,剑下是倒在血泊里的……李浩言。

    画面一闪而过,顷刻间消失不见。

    有点意思了……

    商叶默默等了会儿,见没有其他变化,便取下背后的剑胚,投向了镜子。

    剑胚触碰到镜面后,直接没入其中。

    商叶略作思索,接着留下一个纸鹤,然后慢慢靠近镜面,也走了进去。

    刹那间,他从一面镜子里掉了出来,眼前仍然是甬道,地上也没见李浩言……

    他感知到身后有异样,转身一看,只见刑漩站在七八步外,那把明晃晃的长剑上,还血迹斑斑。

    商叶淡淡道:“你好。”

    刑漩面无表情,微微点头,没有说话,也没有靠过来的意思。

    “介意解释一下吗?”

    商叶指了指他的剑。

    刑漩细眉微皱,似乎有些犹豫。

    “嗯,不方便就算了,但能告诉我,你是怎么进来的吗,其他人呢,以及来这里多久了,或者你有问题,也可以先问我。”

    “超过一天。”

    刑漩没有再沉默,以他独特的中性声线,轻声道:“你们进去后,那门发出强光,把我也带了进来。”

    </br>

    </br>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