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书网新笔趣阁>书库>轻小说の>一剑超游> 第五十七章 天马秘境·游戏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第五十七章 天马秘境·游戏

    “一天。”

    在他丝毫没有意识的情况下,时间过去了一天,若身处杀阵,他怕不是死了无数次……

    商叶问:“还有其他发现吗?”

    刑漩打量着他,愣愣地点点头,又摇摇头。

    商叶脑门生出问号,是不是长得好看的人都比较呆萌,他所幸说道:“那你有什么要问我的吗?”

    “嗯。”

    刑漩轻轻点头,缓缓道:“你在鬼车城,从我这里换走的东西还在吗?”

    商叶摸了摸鼻子,目光偏移到别处。

    当初为了从刑漩手里弄来十方梦玉,他骗几个初出茅庐的小朋友赌丹,本就是欺负人的事,还给苦主认出来了。作为曾经的丹道大能,某人多少有点不好意思。

    是声音露出的破绽吗,过去这么久,还能听出来……

    “咳……梦玉吧。”

    刑漩见他承认,眨了眨秀气逼人的眸子。

    “当时,你戴得什么面具?”

    商叶道:“白狐。”

    刑漩闻言微微张嘴,松了口气。两人间的紧张气氛缓和了不少。

    商叶从刑漩的神色里,看出了一些可能。

    “你在……确认我的身份?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成,这镜子迷宫里,有伪装成我,或者我们的敌人?”

    “是的。”

    刑漩收剑入鞘,“体形外貌和我们一样的傀儡人偶,实力有低有高,有近乎丹武层次的傀儡。”

    “傀儡人偶嘛。”

    这倒是能解释刚刚的画面……

    商叶思索着,顺手取出一个信鹤符,激发后,却见它在原地打转,并没有追寻之前留下的符标而去。

    “这些镜子有过什么变化吗?”

    刑漩道:“镜子很古怪,有时候能看到其他人,并且可以通过显现画面的镜子,来到那人附近。”

    “其他人,你都见过什么人?”

    “我们,第一次见到的是表哥,我过去后,遭到了攻击,那人虽然没有表哥厉害,实力也不容小觑……”

    说到这,刑漩言语一顿,略一回顾,然后瞬间消失在原地。

    商叶当即心神一跳,举起了法剑……

    刑漩眨眼间来到他的身边,抓住了他的胳膊,只是没有攻击,而是拉着他,飞离了原地。

    商叶稍作犹豫,放下了兵刃,并向后方看了眼,“有敌人?”

    刑漩是丹境修士,神识覆盖范围显然比他强多了,兴许是在可视范围以外,有所发现。

    “嗯。”

    刑漩点头回应,两人快速离开了这处甬道。

    “什么人?”

    “傀儡。”

    “是我们样子的?不见识一下吗,兴许是自己人也说不定。”

    “来的人……是‘我’。”

    商叶听着一愣,旋即反应过来,面前这个刑漩知晓鬼车城一事,在求证他身份的同时,也就自证了。

    而且,他也不怀疑刑漩心怀不轨。

    游戏里,这个角色的设定可谓根红苗正,剑宗当代掌门的本家后裔,还有谣言说他是剑主私生子,这种人设基本就是主角系。

    商叶非是剑宗玩家,却也时常听闻他的消息,毕竟是人气角色。

    所以,林老兄带他入伙时,商叶还是很高兴的,这人背景没问题,实力不弱,未来也是剑宗的“大腿”。

    只是……

    商叶其实见识一下,刑漩所说的傀儡人偶。

    毕竟眼见为实,镜子里的李浩言还是蛮真实的,虽然他不觉得那家伙会如此短命。

    两人走远后。

    刑漩停下来感知了会儿,说道:“暂时安全了。”

    商叶:“其实……”

    刑漩突然上前一步,盯着他的眼睛,问道:“你是刚来这里吧?”

    商叶瞅着那张美得晃眼的脸蛋,不自觉后仰了几分,点头道:“半个时辰吧,我和你们似乎有时间差,只记得过门前的事。”

    “这样啊。”

    刑漩面露沉思,自语道:“本来以为只是普通寻灵探秘,以前和师兄师姐们去过几次,还遇过一次古修遗府,如此诡异的,还是头一回,北地秘境都是这样的吗?”

    不不不,这跟北地没关系,大概率是小师姐光环作祟……商叶讪笑道:“呵呵,我这个发起人也是一头雾水。”

    “感觉……商先生有点可疑,我应该怀疑你吧?”刑漩看了过来,眸子里含着审视的意味。

    “去年从鬼车城回去后,和长辈提起赌丹的事,他们说你是看上我的梦玉,故意设得套,所以……你是那种工于心计的修士吧。”

    商叶脸色极为尴尬,只能“呵呵”一笑。

    刑漩又道:“不过,表哥相信你,你修为又很弱,对阿漩应该没威胁。”

    商叶当做没听见后半句话,顾自取出一个信鹤符,然后激发。

    刑漩眼神询问。

    商叶解释道:“进入镜子前,我留下了一些信鹤符,符里夹着符标,先前我激发了它们,却没有飞走。

    “可能是此地存在着禁制,隔绝了符箓的效力,不过,刚刚离开时,我在原地也留了符标,所以……”

    信鹤符扑扇着翅膀,顺着来时的通道飞走了。

    商叶不紧不慢地跟了上去。

    “这就衍生出几种可能,现在可以,镜子之前的不行,也许是距离我来时的位置太远,超出了信鹤符的有效范围。”

    “还有一种可能是……两者处于不同的空间层面。”

    刑漩一脸似懂非懂的样子。

    商叶问:“除了见到‘林兄’那次,你还进过镜子吗?”

    刑漩摇了摇头,“就那一次,之后虽然见过几次有画面的镜子,但我没有冒然进去。”

    “原来如此,那我们就有一个共同点,便是都进入了镜子,且只有一次。你见到我之前,是不是打败了一个敌人?”

    “嗯。”

    “我也通过镜子看到了,是和我同行的天师吧?”

    “嗯,那人一直不说话,还对我紧追不舍,我才对他动手的,伤了他以后,一看就不对劲,所以我……”

    “没关系,你不用解释,你做的没问题,那是形似他的傀儡。”

    商叶摸着下巴,思索道:“如果这不是巧合呢……你击败一个敌人,跟我遇到可以穿过的镜子,两者是有关联的,就好像积木,下面抽掉一块,上面会落下一块……如果是这种逻辑,你除掉一个敌人,应该也会有什么变化吧?”

    刑漩听着一愣,点头道:“是哦,附近会有一面镜子发光,但是不管它的话,很快就会暗下去。”

    “果然如此,这应该是一种淘汰机制,对敌,获胜,然后通过镜子,进阶到下一层,人数减少时,通过上一层补充,可是有可能自动获得进入下层的资格,不是会导致部分玩家消极比赛吗……”

    商叶此刻已经切换到游戏思维,来分析局面了。

    刑漩自然听得一脸茫然,微微抬头,看着商叶道:“虽然听不太懂,但商先生果然是那种擅长谋划,且工于心计的修士,家里人告诉我,遇到这种人,一定要长个心眼。”

    一旁的商叶满头黑线,却只能当没听见,顾自思索着。

    “还是说,这种机制是分组进行的,淘汰掉下层敌人,能给上层的队友分配到资格……需要更多的线索佐证啊。”

    “等一下。”

    两人跟着符鹤走着,刑漩突然叫住了商叶,“再往前走,可能遇到之前的敌人。”

    “我正想见识一下,你不会怕了吧?”商叶被这家伙刺了几下,言语里也开始不客气了。

    “当然不是……”

    刑漩皱着眉头,却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据刑漩所说,前面那个敌人是仿制他外貌的傀儡人偶,难道跟“自己”动手,心里会不舒服吗……

    商叶想道。

    这时,两人所在的甬道尽头突然暗了下去,黑暗迅速蔓延过来,那些明亮的镜子一面面没入其中……

    商叶刚想说些什么,刑漩拉着他就往反方向跑。

    “什么情况?”

    商叶回头看了眼,只见远处的符鹤一落入黑暗,便自行燃烧起来,那火光只亮了一瞬间,就被黑暗所吞噬!

    我去,还真有针对消极态度的机制啊……

    </br>

    </br>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