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书网新笔趣阁>书库>玄幻奇幻>我来凡界讨个夫> 第一百一十一章 荻花丛中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第一百一十一章 荻花丛中

    织影看着咸桑去往安排别故双燕布阵,自己摊开她给的三角旗子来看。

    蓝色镶白边,蓝为大海白是浪花,正是布置水系阵法所需用到的阵旗基底玄元旗,阵旗上面以朱砂画就的符咒也没有多大问题,只是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

    她细细地在玄元旗的每一寸察看,看到某个地方时,目光遽然一凛。

    “哼!好歹毒的心思!”

    前方有一束赤芒飞射过来,她扬手接住,传来咸桑命令的声音:“启阵!”

    她鼓起两腮朝手心儿吹了一口气,红色的细沙飞散开来,而后把玄元旗按着三元阵的结构列好,运气聚灵,抬手起印,决然打出。

    雪白的衣角立时就无风自飞,爆发出强大的气势,冰绡纱压不住翻飞的发丝,也跟着舞动,冰蓝色的火焰似是要脱帛而出,将前方漆黑的泥沼燃成一片沧桑的纯白。

    稍远处指挥阵法的咸桑感觉颈项后面阵阵发凉,她不禁回头一看,织影双手划出一个云朵状的印伽,这印伽线条流畅,自有一番道不透的玄机在内。

    而印伽的主人正目光直率地望着她,嘴角扬起一个恰到好处的弧度,甚至她还看见其唇边还有一个小小的梨涡,动人而纯真。

    但不知为何,她觉得这个堪称是完美无瑕的笑容说不出的诡异和可怕,教她心下难安。

    难道她发现什么了?

    咸桑猛烈摇头。

    不可能!那阵旗的改动方法是父君亲自教授她的,整个魔界都找不出几个人能够找出里面的破绽,她一个连敕封都没有的神女怎么可能挑得出来!

    咸桑自我安抚几番,将织影三人所控制的阵法所发出的力量汇集到一起,再经分束组合排布划出一面圆拱形的交织着蓝白绿三色的印伽,挥掌朝弱水泥沼对岸打去。

    竖在她面前的印伽骤然扩张无数倍,而后自对面脱出若干道等大同样图纹的印伽,铺至对岸一丈处方才停止。

    咸桑手势微变,圆拱形的印伽中间刹那间就破开形成中空的形式。

    通道已成!

    织影望着那个圆拱形的通道脸上几乎毫无变化,一副无懈可击的欣喜笑容,任谁看到都会觉得她是为能够安全通过弱水泥沼而开心。

    她轻飘飘地瞟了眼玄元旗,然后移目看向走即将走进通道的咸桑,脸上的笑意加深了些许,朝通道跑过去。

    伏丹落在淮术后面,等她过来了才一道踏上通道。织影眼睛弯起,如同一片新嫩的柳叶,带着暖暖的生机。

    在她双脚踏上地面的那一刻,袖子里好像又有了些微动静,她止步拢着袖口,抬步欲前的伏丹注意到,问:“顾姑娘,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织影轻轻摇头,伏丹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和她一起往前走。

    淌过弱水泥沼,就是织影初来霸土原时被鬼打墙困住的荻花丛。

    草叶葱茏,一丛丛紧密地挤在一起,像赶集唱戏似的热闹极了,只是上次她到霸土原的时候,荻花还没有开放,此刻却是茸茸柔软的紫色花穗轻盈地垂挂在茎梗上,宛如一位温柔淑女含羞半掩着娇容,柔美可爱。

    看到这荻花,织影就想到了同样娇俏可爱的萧萧,那场大火之后,霸土原肯定毁了,也不知有没有殃及到她,如今她又身在何处……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荻花那畔行,剑挑三丈风。

    织影行走于荻花丛中,荻草葳蕤繁茂,想不碰都不行,她得了上次的教训,这次直接抽出沧巫来开路,看得身旁的伏丹一阵侧目。

    虽则此举是有点儿大材小用了,但地利不得,人和又难求,就只好虚张声势些,也多重保障。

    前面咸桑不时回头瞧一瞧他们,伏丹咕哝咸桑紧张过头,又不是小孩儿,还会走丢?

    织影忍俊不禁,见到咸桑的脊背微微起伏,好像憋着股即将汹涌而出的火气。

    她拨开又一丛荻草,似乎听到“窸窸窣窣”什么响动,但身旁伏丹扒开荻草,也是“窸窸窣窣”,又好像的确是这个声音……

    神识笼罩之下,前面咸桑和淮术已走得有些距离了,她甩了甩脑袋,前进跟上,或许又是幻听呢。

    又走了一会儿,不到五丈的距离,耳边又传来那种“窸窸窣窣”的声音,她猛然回头,身后荻草荻花悠然而微动,好似与刚来时没什么差别。

    可是,真的没有差别吗?

    她若无其事地转回来,对伏丹传音道:“伏丹兄,一会儿我说‘斩’,你就用你的百回弓化出音波功击身后,可以吗?”

    伏丹收到传音,不由大震,下意识地看向她。

    织影如同不曾看到他突然睁大的眼眸,回之以微微笑意,伏丹当即明白,动作极轻地点了点头,而后看向前方,继续行进。

    两人一个注意着身后,一个注意着另一个的传音。

    忽然脑海中响起织影干脆利落的声音:“斩!”

    伏丹五指一张,百回弓在手,一手掌弓,一手拉弦至一轮满月,遽然回头并松弦。

    但听得“啪”的一声响,一团幽绿的雾气蓬起,在这绿色的荻草丛中极不起眼,却在两人眼中无所遁形。

    伏丹望着那团雾气,闭眼细细嗅来,而后睁眼,对织影道:“是藤妖。”

    “妖?可我没有闻见妖气啊!”织影惊愕道。

    伏丹笑道:“顾姑娘没有去过妖界吧,很多妖修到了一定程度就能敛去身上的妖气。”

    织影摇摇头,却道:“这藤妖的修为并不高,甚至连人形都还没有化出来。”

    伏丹言简意赅地说了一句:“因为这里是荻花丛。”

    织影猛然间醍醐灌顶,这片荻花丛草木气息浓郁无比,藤妖又由草木化妖,自然可以借助荻花丛的力量将自己的气息完全掩盖。

    想通之后,她更是诧异。

    这卷轴里居然还藏妖,还真要借用星落林里黑甲人那句话了——这卷轴里还真是藏龙卧虎啊!

    她端着下巴作思考状:这卷轴里首先是八方风起卷成飓风,而后飓风散,紧接着就出现了枫叶杀;再就是天界才有的弱水泥化成的,无任何人或物可以渡过的弱水泥沼;如今又是荻花丛里藤妖作祟。

    人,神,妖,这卷轴究竟是何来历,竟能汇集三界之力?17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