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血洗

    刀剑声越来越近了,很多人齐聚在大堂里,欧阳璟此时面色阴沉的可怕。

    半晌之后,他说道:“所有人,跟着黎儿从地道撤离,万不能造成响动。”

    随后他看着摆在大堂正中间的一把剑,那把剑身玄铁而铸及薄,透着淡淡的寒光,剑柄为一条金色龙雕之案,显得无比威严,剑刃锋利无比当时真正的刃如秋霜。

    他伸手拿起那把剑,只听到欧阳黎喊道:“爹爹,我们一起走!”

    欧阳璟则是慈爱地看着欧阳黎道:“你们先走,爹爹一会就来。”

    欧阳黎一听就知道是欧阳璟在安慰她的,她坚持地说道:“我不走,爹爹,我也有武功,我同你一起。”

    欧阳璟则是拿着剑说道:“若是你不带他们走,他们怎么知道怎么出去呢?你个傻丫头,爹爹怎么说是练过的,这些小咯罗还不够你爹爹塞牙缝呢。”

    听到这里,欧阳黎看着四周的人,只好叹气道:“走吧。”她心里却是将这些人都送出去后,她再回啦。

    于是她便带着那些人离开了,欧阳璟见此,便拿着剑,眸色冰冷地开门走了出去。

    看着门外站着的一堆黑衣人,他冷冷地说道:“老夫自问并未做过什么天理不容的事情,也并未有过宿敌,敢问阁下,是为何来此?”

    从黑衣人后面走出一个人,发出了一声冷笑,道:“欧阳庄主,我们也并不是同庄主有仇,而是借庄主这事来造个势,至于其他的,恕我不能相告。”

    欧阳璟则是怒极道:“你们魔宗当真是已经无法无天了吗?此世道可还有王法?”

    那男子笑了两声,声音却十分冰凉道:“竟然被您知道了,我们纵是魔宗又如何,王法又能奈我们何?”

    随后欧阳璟便将剑拔出鞘,脸上一贯有的表情皆收敛了,只剩下那一脸肃杀。

    随后他便拿着剑冲进黑衣人里面,拿着剑拼力与周围的人斡旋着,他的剑法也是还不错的,因此他还伤了一些黑衣人。

    那为首的黑衣人则是拿起一把剑,看准欧阳璟丢了过来,那把剑直接chā jin欧阳璟的心脏处,他抬眼看到那个男子身侧的一个绿色的玉牌,随之开口说道:“你,你是紫云巅的,玄灵,玄灵长老门下弟子?”

    那人听到他说的这句,看似受到了惊吓,眸中却没有半分懊恼,他淡然道:“竟然被你发现了,罢了,反正你也是活不成了。”

    随后他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循声望去,那是一个女子,那女子身着淡粉衣裙,长及曳地,细腰以云带约束,更显出不盈一握,发间一支七宝珊瑚簪,面容艳丽无比,此时的她看着远处倒下的欧阳璟,捂住嘴,眼泪如同断线的珠子一般。

    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那一堆黑衣人,冲上前,接住即将倒下的欧阳璟,声声地喊着,声音极尽的悲哀凄凉,眼泪不住地往下掉。

    欧阳璟则是看着她,叹息了一声道:“你个傻丫头,叫你走,你不走,我曾,曾叫你,无论,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许哭,你,果然女大了不由爹了。”

    听着这些话,欧阳黎哭的更凶了,欧阳璟则是开口轻轻地说道:“黎儿,那个黑衣人,正是,是玄灵长老的一个弟子,你往后,往后一定要多当心。”

    随后欧阳璟头一歪,手自然地垂落,欧阳黎紧紧地抱着欧阳璟,眼泪汹涌的流着,哭喊声阵阵,直戳人的心,在这安静的气氛中,显得格外的突兀。

    这时候黑衣人皆站在一边,不说话,也不上前,为首的黑衣人本打算放了她的,但是欧阳黎放下手中欧阳璟,拿起掉在地上的剑,朝着那黑衣人冲了过去。

    这一切都让人猝不及防,而那黑衣人岂是那么简单的人,他转身直接避过那剑锋,随后将手中的剑拔出对准她的身体,插了过去。

    而就在他插过去的一瞬间,一个人影窜了出来,挡在了她的身前,剑便直接穿透了他的身体。

    欧阳黎看着面前那一张熟悉的脸,脸上依旧带着温润的笑容,笑容宛若他们初见时一般,他温润如玉,身上有着一股淡淡的书卷气,眉目如画,不紧不慢地应上了她的诗,对她温柔地一笑,惊艳了她的时光。

    而此时他带着笑容,深情地看着她,身后黑衣男子将手中的剑拔出,他便倒了下来。

    欧阳黎接住倒下的他,绝望的她完全不顾已经沙哑的嗓子,喊着相公,他抬起修长的手,替她抹去眼角的泪,依旧用那温和的声音说道:“阿黎,莫哭,哭了就不美了。”

    顿了顿,他缓缓说道:“阿黎,人各有命,该走的时候也是留不住,看来我只能许你来世一同白头了。”

    他深深地看着欧阳黎,似要把她的模样牢牢的记在心上,看着她哭的脸都花了,无奈地摸了摸她的头,说道:“阿黎,你可能,可能,为我笑一次…”

    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微弱,他的视线也逐渐模糊,只能听到欧阳黎那嘶哑的声音喊着“相公,相公!”

    欧阳黎露出极难看的笑容,看着他闭上眼睛,手自然地垂落,她的眼泪就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般。

    那个黑衣人瞥了一眼地上的人,随后进屋子里去巡视了一周后走出来,扬手道:“走吧。”

    走了一半,有黑衣人不解地问道:“少主,不解决干净吗?”

    为首的黑衣人冷笑了一声,道:“目的已达成,留下一个替我们传话,有何不妥?”

    随后一堆人浩浩荡荡地离开了。

    就在他们走后,无忧他们才赶到,此时已经开始下起瓢泼大雨来,看着整个庄子里已经尸横遍野了,就知道还是来晚了。

    那些弟子看着躺在地上的尸体,顿时觉得心如死灰,尤其是看到朝夕相处的人,此时倒在地上已是冰凉的尸体的时候。

    一行人没有说话,继续往前走着,他们身后的弟子忍着巨大的悲痛,缓缓潜行着。

    无忧抿唇,一脸严肃地看着地上的尸首,她猜到了灵秀山庄会出事,只是没有想到竟然是整个庄子被灭。

    他们不顾大雨的瓢泼,继续往前走着,任由雨水打湿了他们所有人的衣衫。17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