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书网新笔趣阁>书库>都市青春>幸得相遇春风时> 第104章 ? ?烦恼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第104章 ? ?烦恼

    于是,莫小丫有了一些烦恼。

    有天晚上,莫小丫看时间已经很晚了,张敏敏还在看韩剧,她看着看着,竟然还抹起了眼泪。

    那不是莫小丫细心观察到的,因为她已经躺在被窝里闭上眼睛让自己入睡,可是张敏敏不断用纸巾擤鼻涕的声音太频繁了,致使她更加睡不着,所以就听出来她一定是看到动情处,在跟着故事里面的人哭呢。

    她这是在触景伤情吗?

    跟张敏敏相处下来,她并没有觉得张敏敏有那种攀着郎枝就忘形的张狂而肤浅的样子,相反,她一如既往地低调,她从来不谈公司的大小事情,也不说别人的是是非非,更不提那个坐本公司第一把交椅的实权男人。

    她就是一个工作称职的普通一员,每天上班下班,并无其他特殊之处,她到底图什么?如果不是职位,那就是钱了?难道还是感情?

    难道张姐感情上有什么不如意的事情吗?没有感触,怎么会这么入戏?

    莫小丫听着张敏敏不断地哭,不断地抹泪抽鼻子的动作,心里忽然闪过哪里看到的几句话:“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

    这是上郎中时,语文老师为了激励学生让浮躁的心静下来,专门抽时间带大家赏析讲解的一首诗。

    本是因着张敏敏有感而发,等心里默念了两遍后,莫小丫猛然醒悟,她自己最近就不静心,因为苏尧?

    如果不是苏尧,而是其他任何一个人给她发那么个图片,她能乱了心吗?那个图片,在熟悉的朋友之间发送,其实也就是一个调侃的意味而已,其他什么意思都没有,如果放在陌生人之间,则是一个友好的表示。

    莫小丫同学,看来是你多想了。

    因为入睡太晚,第二天早晨醒来有些晚,到办公室晚了十来分钟,开机后,登陆qq,还没有来得及把对苏尧的隐身设置取消,却接到了苏尧打来的电话。

    只听见苏尧关切地问:“小丫,你现在不在公司吗?”

    莫小丫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她说:“没,那个,我,最近,公司网络最近坏了,上不了网,你呢?还好吗?”

    “网络什么时候修好?你那个qq不亮,我怎么觉得不踏实呀,看来我当老师有瘾了。”

    闻此言,莫小丫心里顿时掀起了惊涛骇浪,让她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小丫,”他试探着问:“你没事吧?”

    “哦,没事,最近太忙了”

    “多注意身体,我以为你生病了呢,昨天,我经过你们公司门口,想进去看看你那你忙吧,我挂了啊。”

    “那你为什么没有进来呢?”莫小丫轻轻问出了声。

    可是电话里传来一阵忙音,他却没有听到她情不自禁的这句。

    和苏尧通过电话的第二天,莫小丫作为参与投标的施工方代表,林志强派她去和工程部的一位同事一起去参加进场施工前的图纸会审,没想到的是,散会后却在楼道里碰到了苏尧。

    就如突然而至惊喜。

    她的心猛地狂跳了几下。

    “小丫,过来开会?”他笑着走过来。

    莫小丫那个同事见她遇到了熟人,就自己先走了。

    “你怎么在这里?”她惊讶地问。

    “这个公司很多建设项目都是我们院设计的,我来这里也很正常呀,业务关系。”

    他们说着话,一起走出了甲方的办公大楼,迎面又碰到了两个人,其中一个是郎彦斌的同学刘海峰,另一个有些眼熟,她一时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这两个人都和苏尧打了招呼,说是来找甲方结算的。

    在上次那个老乡会上,刘海峰认识了苏尧和莫小丫,但此时看莫小丫跟苏尧一起从甲方会议室出来,他很是惊讶,他记得郎彦斌当时说,莫小丫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公司工作,难道郎彦斌那小子在骗自己。

    靠,就怕老子求你老婆找点活干?

    心里骂了一声,看同来的老张还跟苏尧说着什么,他呢,就显得很开心跟莫小丫聊天,他看似随意地问:“莫小丫,你在设计院工作?”

    “不是了,我在一家施工企业上班,今天来参加图纸会审。那个人,你认识?”

    “哦,我也是刚才才知道,那是苏尧的表哥,他跟我一样,都在一个项目上干活,今天来结账。”

    “哦,我看着觉得眼熟,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刘海峰差点说:“这么快就忘了?年初你还拿着菜刀把我们十几个一起送进了局子,你忘了,可人家却没有忘记你。”

    但话却没有说出口,只是笑笑说:“现在大众化的脸谱太多了,也未必就是哪里见过。”

    莫小丫还没有细想,苏尧却走了过来,又跟刘海峰寒暄了一会。

    只见刘海峰见缝插针地说:“苏哥,一直说单独请你吃个饭,却苦于总没有机会,不如现在苏哥赏个光,一起去吃个饭?”

    苏尧拍了拍刘海峰的肩膀说:“今天还有事急着回去,以后有机会”

    “苏哥是个有面子的人,还望苏哥以后多提携我们才好”

    苏尧笑着说:“能帮忙的地方当然要帮,你们今天不是来要账吗?回头我给这里管结算的头打个电话,请他给财务上打声招呼”

    “太谢谢你了,这样,下午我们再来要账,老张,今天我做东,走,一起陪苏哥吃个饭”

    那老张瞅了一眼莫小丫,说:“今天他真的有事,以后再说吧,哈哈,要不,你请我也一样呀,你可是沾我的光呢。”

    “是吗?苏哥?我是在沾他的光?我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苏哥好像也算我半个老乡吧,听说你小时候在我们c城长大不过,今天这个饭,我请你没有问题,但你怎么能替苏哥吃呢?苏哥,以后,你定个方便的时间?小弟我随时恭候。”

    苏尧跟他握手告别,说“刘老弟的心意领了,下午你们直接去财务拿钱就可以了”,说完和莫小丫一起向自己的车子走去。

    莫小丫一点也没有注意到自己竟然已经随苏尧到了他的车子跟前,她停在他面前,有些奇怪地问:“苏尧,那个人是你表哥?”

    “是呀,算是一个远房的表哥吧,家在山区农村,生活过得艰难,前两年,为了逃避计划生育,和表嫂两个都到城里来打工,找到我们家,我母亲让我给他介绍点零活干。

    我看他们拖儿带女的,确实过得寒碜,听说他原来学过瓦匠的手艺,木工活也会,就帮他们在一个工地找了些装修的活干,现在好像也有些起色了。

    不过,听说账总是不能及时结,刚才还跟我说这事儿呢,唉,母亲大人的远方亲戚,不好不管不说这个了你今天来参加这个会,是不是以后要做这个酒店项目的驻场人员?”

    莫小丫本来还在使劲想着,到底这个人哪里见过,就在思绪接近真相时,听了苏尧的话,又忽而觉得,从农村里出来讨生活的人,只会是朴实勤劳的,怎么会那么多事呢?

    更重要的是,苏尧的亲戚,估计也不是瞎凑热闹的人。

    所以见苏尧忽然转变话题问她,她完全抛下那个疑问,说:“现在还没有定,也许是因为我参与了这个项目的经济标,所以知道我熟悉图纸,才派我来的吧?”

    苏尧说:“其实,工程地点就在市里,我建议你还是直接上项目好,这样,从头至尾,每个施工环节,每个施工工艺你都不会错过,再说,这个项目从开工到竣工,也就一年的时间。”

    “可惜你不是设计方的驻场代表。”

    莫小丫的这句话基本上没有经过大脑过滤就脱口而出了。

    苏尧一听,心神一震。

    其实,莫小丫是有辞职打算的,不知为什么,面对苏尧却有些说不出口。

    这个城市,突然在她心里有了千丝万缕的不舍。

    片刻,他轻轻说:“虽然这个酒店和写字楼项目不是我们院设计,但甲方这片地不仅仅只开发这个酒店和写字楼,这里还有其他的配套项目,也有我们院设计的,我随时都可以来,你有问题也可以随时问我。”

    这下,莫小丫的心莫名犹豫起来,不由自主地说:“如果真如你所说,我觉得真应该认真考虑一下。”

    苏尧立即接口说:“好,如果你决定去,那我也争取驻现场。”

    听了苏尧的话,这下又轮到莫小丫心神激荡了。

    两个人一时都站在车子跟前,不知道接下来说什么,可是,就此告别,又有些不舍得。

    “上车吧,我送你回去。”

    还是苏尧开口说道,他轻轻为莫小丫打开了车门。

    “这个项目给的做标时间太少了,很多细节的问题我还没有来的及问你”

    “那现在正好跟我去我的办公室,我那里也还有一套设计规范,送给你,有空的时候多翻翻。”

    等莫小丫在副驾驶座坐好,苏尧才关上车门,也上了车,见莫小丫没有系安全带,她眼睛一直看着车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探过身去帮她系安全带,手刚伸过去,莫小丫却猛地转过了头,两个人的目光相遇,苏尧忘了手上的动作。

    甚至都忘了呼吸,但却感觉到彼此的气息很近,他们对望着,都在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那小小的但却清晰的影子。

    “我自己来吧。”莫小丫终于有些清醒过来,她轻轻从他手里拿过了安全带。

    苏尧默默开着车,莫小丫用一只手托着脸颊,也沉默着。

    气氛有点揪心,又有点甜蜜,彼此的心,有些遥远,却又近在咫尺,情感,有些模糊,但似乎又有点清晰

    在苏尧办公室的电脑里,苏尧找了个类似项目的电子图,把模型图和效果图反复旋转,从各个角度让莫小丫有个整体的清晰认识,然后,再从细节入手给她讲解和演示。

    苏尧说:“用图形算量,细节问题软件会帮你处理,时间长了你反而会陌生了一些施工工艺,因为你没有做过施工,某个细节部位你是怎么处理的,别人要问你为什么这么做,估计你很难回答出来,所以,现在你一定要明白参数设置的原理和画图时的一些细节问题。”

    “可是”

    她想说,可是中间还隔着一个郎彦斌和何欣雨啊,他们怎么办?但,这个气氛,她实在不想提他们。

    “没有可是,你要跟着自己的心走,只问你一句,现在你不觉得很幸福吗?”

    嗯,是,这是跟郎彦斌在一起完全不一样的感觉,她明白的。

    和郎彦斌在一起,似乎这只是一个单方面的游戏,沉迷其中的似乎只有一个人,另一个人总能保持清醒。

    可是刚才,不知今昔何夕

    可想到那两个人,她的脑袋还是有些冷静下来,不管怎么说,她和苏尧,身上都还背负着别人的感情。

    “小丫,有人说,婚前要选择自己真爱的,婚后要爱自己选择的,小丫,我爱你,从我上大学前的那个暑假,从那堂交流课开始,从你把那封信交到我手里开始丫,我们才是同类人,我们已经错过了那么久,难道你忍心再错过?”

    原来你什么都记得,原来我以为这只是一个人的记忆。

    听了苏尧的这番话,莫小丫的心狠狠的痛了一下。

    可为什么,你偏偏迟出现了一个月?这一个月的距离,该让她如何去面对另一个人,而那个人,毕业时曾经最担心的这种情况发生啊。

    她抬头看她,眼睛里慢慢有了一泪花。

    让我自己办呢?苏尧。

    “别担心,我会处理好。”

    他要送她回去,被她拒绝了,莫小丫说自己想一个人走一走?????

    每当把自己淹没在rén liu中,总是莫小丫心情最烦乱的时候,身前身后的人来人往,没有人会留心到这么一个女孩,她迷茫的心情。

    苏尧,曾经是她青葱岁月朦胧向往的那个人,但穿过七年多的岁月,他现在说爱她?

    苏尧,苏尧

    仅仅是把他名字放在心里默念,怎么会有种酸涩的痛,如果就这么放手,让自己的生活归于原位,她的心还能回去吗?

    爱,说出来和不说出来,真的完全不一样了啊,苏尧,你为什么要说出来呢?

    不,苏尧,你为什么现在才说出来呢?

    莫小丫一路冥想,走了一个多小时,才走回了公司。

    她不知道,苏尧一直都跟在她身后,直到她进了公司的大门。

    爱,让人变得幼稚,爱让人变得不按常理做事,真实地看着她的背影,他暗暗告诫自己,这一次,他坚决不允许自己再弄丢她。

    莫小丫一路迷糊着回了公司,等她回到公司,一进办公室就发现气氛有些不对。

    生什么事情了?这次不会还是因为自己吧?不就去参加一个图纸会审而已。

    但她也懒得去理会这事,这些破事,此时不在她关注的范围之内,她直接去把参会的资料和情况给林志强汇报了一下。

    出乎意料的是林主任说:“王雅琴要调到这个项目去,今天我已经找她谈话了,明天公司正式通知她,这两天你抽个空,把有关这个项目的所有资料都移交给她。”

    “她是负责人吗?”莫小丫问。

    “目前还没有确定科长人选,她前期先去那里蹲点。”

    对于王雅琴的调离,莫小丫把自己置身事外来看待这件事,觉得在意料之内,也在意料之外。

    从今天办公室的气氛来看,王雅琴肯定是不愿意上项目的,但她那么巴结程海燕,跟林志强也算很熟了,为什么偏偏派她去而不是她莫小丫呢?

    但是,成本部的工作,忙起来没日没夜,尤其投标的时候,凭自己这几个月的共事,她知道王雅琴这个人,干活真是糊弄人。

    谁愿意要占着茅坑不拉屎的人呢?

    第二天下午,莫小丫见王雅琴从外面进来,眼睛有些红肿,正犹豫着要不要去招惹她,却见林志强随后就进来,他说:“莫小丫,你把昨天图纸会审和以前所做的投标报价一整套资料都拷给王雅琴。”

    只是他话刚说完,王雅琴就说:“主任,我想请几天假,回一趟家后再上项目,可以吗?”

    林志强一听她怎么说,心里就有些烦,她刚才去他办公室找他,说她不想去项目,能不能换个人去。

    林志强本来还耐心地给她解释,找一些客观理由来说服她,说领导们在一起研究决定的,觉得她在机关已经两年多了,对公司的成本管理体系和工作流程也是清楚的,告诉她这次上项目也是锻炼,以后还会有回来的可能性等等。

    他好言开导劝说,她不但没有听进去,最后竟然还哭了,质问他为什么不是莫小丫而是她?原来李主任在的时候,就对她偏心,现在林主任也偏心,难道就因为莫小丫漂亮吗?

    林志强听着她的那些话,他实在有些惊讶,继而又一阵气恼:如果换作是李清流,她敢这么放肆说话吗?

    分明是不把他这个新主任放眼里,他记得,王雅琴刚来公司时,他连副主任都不是,那时,这个说话不过脑子的人,就成天这么说话随意惯了,到现在还弄不清楚状况?

    所以,林志强立刻冷下脸说:“李主任偏心不偏心,我不知道,但是,现在我给你一个投标项目,你能不能在几天时间内做出来?真不明白,到工地上有什么不好?虽然办公条件差一点,但也还在市郊,你要珍惜这个锻炼机会这是公司集体研究的决定,你要不服气,你可以去找总经理说去,我无法改变什么”

    他看王雅琴讪讪地出了他的办公室,越想越生气,于是一鼓作气,过来交待让莫小丫交接资料。

    没想到,这个王雅琴居然又说请假什么的。

    “今天你的工资关系已经调到项目上了,以后你就属于项目上管了,现在先把资料交接了,至于请假的事情,要跟项目经理去说。”

    说完这话,林志强又对程海燕说:“程主任看着把交接资料的事情做好,我现在还要跟总经理一起出去谈事情”。

    程海燕连忙应了一声,看林志强脸色很严肃,说话的语气也毫无商量余地,知道刚才这王雅琴估计去闹过他了。

    程海燕知道,这王雅琴对莫小丫意见很大,二人向来不睦,这个事情,还真得自己出面协调了。

    其实,昨天林志强告诉她说王雅琴调到项目上的事情,她当时也没有说什么。

    说实话,作为主任林志强,他以后也会和李清流一样,主要的时间和精力都会用来做wài wéi工作,而成本部大量的具体业务,就实实在在落在了她这个副主任的肩上。

    自从李清流离开后,她的心也慢慢静了下来,冷眼观望,她发现莫小丫外表虽然有些冷傲,可做工作绝对踏实,而且做出来的活让人放心。

    另外,她发现莫小丫从来不会家长里短地议论别人的是非,也不搀和办公室的人际纷争。这几个月来,似乎与赵王两人不睦,其实也没有什么直接的矛盾,都是那两个人心里的小九九太多。

    恰恰相反,那赵、王二人却不断地在她面前编排莫小丫的种种不是,希望找到她这个更大的同盟军,可惜,她程海燕的心思已经不复当初了。

    所谓此一时,彼一时。

    最主要的是,她现在也希望手下有个得力的人手,而这三个人中,当属莫小丫最能分担她的压力了。

    程海燕甚至觉得王雅琴被调到项目上,等于是走了一个ài zi事的,也好,她这个副主任以后的工作反而要好做一些了。

    等林志强一走,程海燕就走到莫小丫跟前说:“小丫,把所有资料打一个包拷贝给小王。”

    莫小丫在她的注视下,把所有的招标文件及图纸、合同文件、投标文件以及昨天的图纸会审都打了进来,本想通过qq发给王雅琴,可看她还爬在桌子上哭,一时不知道怎么办好。

    只见程海燕又递给了她一个红色的u盘,她把这些资料拷进u盘,又默默地递回了程海燕。

    程海燕拿着u盘到王雅琴的座位,直接把u盘插在了王雅琴的电脑上。

    “小王,别难过了,反正也还在市里,以后你的工作,我们都会尽力支持你,你随时可以回来玩,我们也会经常去看你。”

    “程姐,我不明白为什么偏偏是我?我本来打算秋天要结婚的,工地虽然还在市里,可毕竟来回不方便了。”

    “一般在机关呆一段时间,熟悉公司管理流程后,都要上项目去的,你程姐我在工地也好几年呢,你还年轻,锻炼两年,以后机会也很多,回来也不是没有可能”

    赵雪梅这时也帮腔道:“雅琴,程姐说的对,没准下个中标项目就轮到我了,其实也没有不好理解的。”22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