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书网新笔趣阁>书库>科幻灵异>快穿之首席大佬> 第311章 恶毒女配18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第311章 恶毒女配18

    不多时,西瓜一般的冰珠子竟一点一点在变小。

    冰灵气一点一点在锻炼冰珠的密度,使其更加锐利,坚不可摧。

    冰珠子浓缩为一颗苹果模样时,骤然发生变化,自发幻化为一柄两指粗的冰剑。

    剑闪耀凌冽寒光,冰剑轻颤脆鸣一声,赫然冲出魂体。

    锦离霍然睁眼,抬手一挥。

    冰剑杀意凛然,一剑划破空中飘飞的雪粒,如游龙掠过空气,穿透对面冰山体。

    剑刺穿山体,顶尖一截三十米高的冰山轰然倒塌。

    雪崩如海啸席卷,轰隆烈响倾泻而下。

    锦离怔了怔,收回冰剑,意外之极,意外之喜。

    冰珠子技能历经冰灵气锤炼,蜕变惊人,威力凶猛。

    此刻,锦离才领悟到冰珠子技能并非一种升级途径,遇到契合外机,竟能爆发出另一种蜕化。

    冰灵气就是冰珠子的磨刀石。

    使其锋利,锋芒bī)人。

    大喜之余,锦离匆忙补充了一点食物量,再一次沉浸在修炼中。

    一眨眼,又是两天,这次却没能改良冰珠子,苹果还是苹果,无丝毫变化。

    也就是说,冰珠子威力变化已到达瓶颈,需要另一种全新物质能量介入,刺激辅助它冲破瓶颈,才能迈入另一个境界。

    跟人的修炼一样,每一个阶段所需的辅助能量不同。

    一种能量达到饱和,就需要汲取新的能量。

    锦离收势,下山。

    背囊里的食物还可以维持几天,计划到松萝林修炼几天。

    刚迈入松萝林,专属韩太子和李思琪的卫星电话就响了。

    “喂。”锦离还没来得及说话,那边就传来一阵哀嚎声:“高人,你在哪呀?我有大麻烦了,救命啊!!!”

    鬼吼鬼叫。

    “天塌啦?”锦离望着蔚蓝的天空说。

    “对,我的天马上就要塌了,三天后是老头子50大寿,刚才接到我母后的越洋电话,我现在好慌啊!”

    “先前你怎么没说?”锦离都无语了。

    “我这人不记子,你知道的,家族庞大,家中长辈超级多,谁记得住啊,每年家中长辈生都是我母后提前几天通知我,让我准备礼物。”韩星亦烦躁地耙了耙头发:“高人,你快回来呀!老头子50大寿,我不出现,她肯定要起疑心。”

    高人,救我!

    你快回来,我一人承受不来……

    锦离问:“今天几号了?”

    山中无岁月。

    “28号。”

    “28号啦。”算算子20天了,差不多也该回去了。

    司南应该回国两三天了。

    猪角到齐,戏可以开演了。

    “我知道了,明天就回。”锦离贪婪地吸食一口清新的空气,混着淡淡草木香的空气真好闻。

    虽然想继续修炼,但与韩太子已经是捆绑关系,不能放着不管。

    “好好好,那我立即订机票,南美飞国内要30几个小时。”韩星亦一块大石落地,有了闲油嘴滑舌:“高人,我为你挑了很多礼物,我这么乖的人你一定要护好我哦,来世我当牛做马报答你。”

    锦离一听,顿时不爽:“不要,我拒绝!!我自己的钱都花不出去,你是在找我晦气吗?”

    想要什么我不会自己买呀。

    阻止我花钱就是阻止我的任务,打爆你的狗头。

    “好吧。”韩星亦故作伤心道:“你还是第一个拒绝我礼物的人呢,唉~买都买了,我只能给下一任女伴留着。”

    锦离直接无挂断电话,扯些没营养的话题,还不如抓紧时间修炼。

    修炼一夜,回到小院。

    芭姆听说客人要走,有点小慌:“姑娘,你不是住一个月吗?才二十天怎么就要走?”

    两万块,定的是一个月,子没住满,钱收着烫手啊!

    退一部分嘛,芭姆舍不得,毕竟两口子都把那笔钱规划好了,大耗牛也宰了...…

    收嘛,又觉得愧对信仰。

    很纠结。

    看着一脸纠结的芭姆,锦离微笑道:“阿姐,是我自己的问题,我临时有事,谈好的交易报酬照原样就行。”

    “那怎么好意思。”芭姆双手合拢,搓着手掌。

    锦离:“没事儿,阿姐,我的问题当然由我负责,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芭姆又搓了一会手掌,像是想到了什么,急急忙忙搭起木梯,爬上屋檐,将风干的牦牛全取了下来:“姑娘,你把牦牛都带走吧。”

    “好呀,阿姐做的牛干很好吃。”拒绝,芭姆一定会觉得自己占了便宜,内心不安,锦离爽快收下这份带着歉意和弥补的礼物。

    芭姆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殷勤地把几十斤牦牛搬上车,风一样钻到厨房忙碌一阵,帮客人准备一些路上吃的食物。

    锦离付清余下的钱,挥手告纯朴善良的芭姆。

    一刻钟之后,芭姆搂着十沓钱,急急忙忙冲到公路上,越野车早消失在了视野里。

    “姑娘,姑娘...”芭姆用唱歌最大的音量喊了几声,也没能唤回姑娘。

    最后忐忑地抱着钱,锁好门去了坳草地,家里唯一的一部砖头手机在男人上。

    男主人一听,姑娘留下巨款,又惊奇又害怕,连忙给小儿子打电话。

    小儿子前几分钟刚接了客人的电话。

    欢喜地对阿爸说:“客人讲了,那笔钱是交易之外的谢金,客人说阿妈将她照顾得很好,她很喜欢阿妈,让我好好念书,以后报答勤劳善良的阿妈。”

    两口子挂断电话,看着草篓子里的十万巨款面面相觑。

    愣了一会儿,男主人对妻子说道:“你的善良感动了天神,姑娘是天神派来的使者。”

    芭姆虔诚地朝着公路方向拜了拜:“感谢天神,愿佛祖保佑姑娘一生安康。”

    小儿子四年的大学费用得到解决,再也不用卖光家中成年的牦牛。

    下午,飞机降落京城机场。

    锦离打开手机,手机里跳出来一堆信息。

    有萧然的,有常的,更多的居然是司南的。

    主题内容;你去哪了,你到底想干嘛,你什么时候回,不要闹了好吗。

    锦离挑着眉阅览了几条,明白了。

    人的jiàn)使然。

    你缠着他,他觉得烦。

    你不甩他,他又觉得受到了伤害,你怎么可以不重视他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