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书网新笔趣阁>书库>都市青春>人间不值得但你很值得> 第二百零二章 半信半疑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第二百零二章 半信半疑

    他们两个离开了医院之后就去到了陆锐所住的医院,兴许是陆溪宁也有事情,所以并没有在病房里面守着。

    陆锐醒了之后也只是浅眠,听到有开门的动静之后,他张开了眼睛,就看到了唐晓峰带着白沉沉进来。

    他本想要起来,然而却是身体乏力动不了,他想说话,脸上的氧气罩他也拿不下来。

    唐晓峰没有多耽搁,而是让白沉沉直接上手,然后他对陆锐说道:“你放心,这是我在国外生活这些年遇到的一位朋友,名字叫白沉沉,他的医术挺不错的,说不定你的病他能治好。”

    陆锐听到之后,眼神打量着眼前的白沉沉,心中满是不相信,看着这么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怎么可能会知道怎么治自己,而且就他这一身装扮,也不走寻常路,让人看着就不对味道。

    自己老朋友在医学方面研究深有造诣,对自己的病这么多年了都没有办法,他一个看着就像刚断奶的小子,怎么可能治得好自己,可能根本就不会治,但是他看到是唐晓峰带来的人,他也就没有说什么,而是乖乖的配合着白沉沉,让他随意在自己身上捣鼓。

    白沉沉一脸自信的对陆锐进行了一番望闻问切之后,道:“这种情况小问题,只不过是因为时间拖得久,久病成疾,所以这调理起来可能也需要久些,虽然不能百分百治好,但是好个七八成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

    陆锐听到白沉沉这样夸下海口,心底对白沉沉的轻蔑之意更加的厚重了:呵,不知天高地厚,要是我那么容易能治好的话,我还会躺在这里吗。

    唐晓峰倒也不客气的说道:“既然轻而易举,那接下来就有劳你了。”

    白沉沉脸上的笑带着几分自负,接着他从中取出了一包东西,在桌子上摊开来,唐晓峰看过去,发现一排全是银针。

    陆锐原本还以为是两个小孩子的打闹,就抱着看戏的态度看着他们两个,没想到看到了白沉沉拿出了银针来,陆锐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白沉沉,然后又看上了唐晓峰,再看一下,把陈晨手中的银针,他开始陷入了抗拒,不安分的扭动着身体,然后艰难的取下氧气罩。

    “你们两个这是要干嘛?这是医院别胡闹!”陆锐说这句话的时候气息微弱,而且也表现出了一定的恐惧,吞了吞口水,接着微微喘着粗气。

    唐晓峰看见了,上前安抚住了陆锐说到:“你要想病能够快点治好,就乖乖的配合,你放心,我不会害你!”

    虽然唐晓峰这么说了,但是陆锐还是不敢相信,他道:“你们这是胡闹,你放开我!”

    白沉沉看着陆锐不配合的模样,然后他吓唬陆锐说到:“哎,老大叔你可别乱动,待会我这个针要是扎偏了,你可就凉凉了。”

    唐晓峰看着白沉沉道:“你就别吓唬他了!”

    白沉沉耸耸肩,然后又对陆锐说道:“老大叔,我这不远万里的从国外赶来为你治病,可全部都是看在你儿子的面上,要不然我可不管你死活,还有我说你这病不治的话,你觉得你还能撑多久,要想多活些年,你就乖乖的听话配合我的医治,你可以放心,我虽然年轻,但是救人无数,像你这种疑难杂症,我治得多了。”

    然而陆锐当然不可能简简单单的,仅凭他一面之词就相信他,陆锐继续反抗说道:“你们这就是在胡闹!”

    白沉沉笑了笑,道:“晓峰,摁住你父亲,既然不配合我就直接上手!”

    唐晓峰点了点头,然后给陆锐把氧气罩给带了回去,接着紧紧的摁住了陆锐,陆锐本来现在身体就虚,以根本没有多大的力气反抗,而他又不能大声的喊叫,因为眼前的是他儿子,要是自己喊了人来,被误会的话,别人不知道,就以为是自己的儿子在谋杀自己了,然后陆锐只能用万分不解的眼神看着唐晓峰,仿佛在质问唐晓峰为什么要这么做,而唐晓峰则看着白沉沉的一举一动。

    白沉沉右手指尖在那两排细细的银针上面游走,接着他抽出来一针,眯上眼睛看了看之后,就去将陆锐的衣服给扒开了,另一只手在陆瑞胸口上滑了一下,比量了点距离,然后在他胸口的一个位置上扎了一针。

    银针随着白沉沉的手的搓动,渐渐的没入陆锐的皮肤。

    陆锐感受着自己胸前传来的那一阵刺痛,他面带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在幻想着自己接下来的遭遇会是如何。

    白沉沉又连续在陆锐的胸前插了几针,陆锐也选择了放弃挣扎,这下是真正的任由他们摆布了,同时他也在祈祷着,希望陆溪宁赶紧回来,或者有医生和护士来查房,能够制止他们两个人的行动,然而老天爷似乎特别配合,陆锐所期待的人,一个都没有来。

    唐晓峰也感觉到了陆锐的变化,所以原本紧紧按住陆锐肩膀的手,给一点一点的收回了力度,最后只是轻轻的放在上面。

    白沉沉施针插完了所有他需要插的位置之后,他就静静的看着这一切,然后说到:“就这样子,一刻钟之后,我们再把针取下来。”说完他看了看房间里面,然后又看了看窗外,四处打量。

    唐晓峰也收回了自己的手,看见双眸紧闭的陆锐,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睡着了,然后唐晓峰就叫了一声:“爸?”

    陆锐听到唐晓峰叫自己爸的时候,心头还是有一阵悸动,他才想起来,前面好像唐晓峰也叫了自己一声爸,只是自己当时的情绪有几分激动,所以没注意到。

    陆锐缓缓睁开了眼睛,看了看胸前的那一批银针,又看看眼前这两个人,发现自己身上这么多针,居然没有发生事情,然后又陷入了半信半疑的状态。

    他开口问道:“这样子,真的可以救我吗?”然而他忘了把氧气罩给解下来,所以唐晓峰根本没有听到他说什么。

    唐晓峰看到陆锐还醒着,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他也没管陆锐说了什么,现在他只是静静的等着,期待能出一个好的结果。

    而陆锐又把眼睛给闭了起来,然后感受着身上的变化,然后陆锐惊奇的发现,一直纠缠着自己的头疼,似乎被缓解了一点点,虽然很细微,但是他也感觉到了变化,而且呼吸似乎也比以前顺畅了些,以前呼吸即使有氧气罩一直供应着氧气,似乎都十分的困难,胸口很闷,之前胸口那种沉闷感,使得他一直都隐隐想要做吐,如今那种想要吐的感觉也渐渐消失了,这种舒服的感觉,他已经好久没有体验到过了,似乎他以前吃药抑制病情的时候,都没能这么舒服过。

    三人没有注意的是,旁边的仪器显示出来的数据,也一点一点的偏好了。

    陆锐此时内心感到很是惊奇,此刻他对眼前的白沉沉也刮目相看,年纪轻轻居然就有如此造诣,他问到唐晓峰:“晓峰,你朋友是哪个学校学医毕业的?”

    白沉沉傲气凌神的说道:“就那些学校,那能教得起我,我可是自小家中学的,庄院中各种医学古籍无所不有。”

    陆锐听到白沉沉这样的吹嘘,心里泛起几分反感,皱了皱眉头,暗暗道: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实际呢?

    唐晓峰道:“沉沉他的情况比较特殊,所以你不要介意,但是他说的也确实是实话,他没有去过学校什么的,一切都是家中自学。”

    白沉沉一脸自得其乐的模样,然后他说道:“这时间应该差不多了,现在把针取下来吧。”

    说完他就走到了床边,三下五除二的将陆锐身上的银针所全部都取了下来,接着将银针收了起来,又给陆锐把了把脉:“还不错,气血顺通多了,没有之前这么堵塞了,身体上的其他情况应该也有所好转吧,老大叔?”

    陆锐对于自己此刻所真实感受到的,不予否认,他点了点头,他试着抬起自己的手,也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力气有所恢复,整体上的状态似乎都比之前好了许多。

    他取下了氧气罩,拼命的汲取着房间里面另一种空气给他的感觉,他感到了一丝满足感。

    陆锐道:“我现在感觉已经好多了,仿佛整个人都回到了一年前的那种状态,没有这么虚了,这不会是我的回光返照吧?”

    陆锐开心的同时,也提出了自己的疑惑,毕竟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太不可思议了,也就被银针扎了这么十几分钟,如今自己却恢复的这么好,就使得他不得不担心,是不是真的是回光返照,毕竟他也听说了挺多关于回光返照的形容,听说一个人不行了,总会有那么一小段时间的回光返照,而在那一段时间里面,就感觉自己回到了年轻的时候,精力充沛,一切都非常有精神。

    陆锐这么一说,唐晓峰也只得看向白沉沉,等着白沉沉做出解答。

    白沉沉骄傲的说道:“当然不是什么回光返照,这是我医术了得,十几年的医学可不是白学的,虽然比起我家里面的几个老顽童差了这么一丢丢。”

    陆锐听到白沉沉这么说,突然也是来了兴趣,陆锐开口问道:“听你这么说,莫非你家是什么隐世大家族?而且还是不得了的医学圣手?”在陆锐的认知中,似乎姓白这个姓比较少见,所以说除了那些隐世传下来的大家族,应该也难得培育出来这么优秀的少年郎吧。

    白沉沉表现出一丝得意,双手一背,昂起头道:“嘿嘿嘿,差不多吧,不过我家里面的他们都非常的低调,从来不让我说出去的,我看你是晓峰的父亲,我才告诉的你,你可别传出去,不然到时候我可就不治了。”

    唐晓峰也说到:“爸,有些事情就少问一些吧,别让沉沉为难,这次他也是好不容易才出来的。”

    唐晓峰这么一说,陆锐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的人了,自然也识的数,也就不再多问了,但是他还是好奇,同时他也在想要不要将白沉沉介绍给林川认识。

    陆锐想到这里之后也好奇,怎么这么久了,还没有其他人进来?看见窗外的天色,现在也不早了,按理说也该有人来查看一番了,而且陆溪宁也出去这么久了,还没有回来,陆锐已经感受到了自己身体上的变化,而且此时呼吸也顺畅,所以氧气罩他就没有再带回去,还有就是此刻的陆锐心态格外的好,虽然他没有表现出来,但是他想到自己被病魔折磨了这么多年,如今终于真的可以摆脱了,他的心中就是抑制不住的愉悦开心。

    现场陷入了一丝的沉静,所以氛围显得有点尴尬,突然间三个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陆锐看了看张晓峰,又看了看白沉沉,唐晓峰看到陆锐欲言又止的模样,开口说道:“你实在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也可以告诉你。”

    陆锐动了动身,想要坐起来,唐晓峰见状上前扶他一把,白沉沉道:“你爸现在的状况还是属于比较虚的那种的,他要是坐一小会的话没有问题,可别让他坐太久。”

    唐晓峰听到之后点了点头,然后为陆锐将枕头支了起来。

    陆锐坐好了之后,一把抓住了唐晓峰的手,陆锐手上传出来的凉意,透过唐晓峰的皮肤,传到他的心头,唐晓峰没有挣脱开他的手,而是选择感受着陆锐的体温,陆锐看到唐晓峰也没有选择挣脱,知道唐晓峰终于没以前那般排斥他了,他开口问道:“晓峰,你这是愿意选择原谅我了吗?愿意彻底回到陆家吗?”

    唐晓峰早预料到陆锐会有这么问的一天,所以此刻的他显得很平静,他将脑海中早已经组织好的语言说了出来:“其实我早就不恨你了,但是我也不打算改姓,不管怎样,我就是唐晓峰。”

    陆锐听到了唐晓峰的这个回复,心里头不免划过一丝失落感,有一些东西缺了,注定它就是一个缺口,无法再弥补回来,也没有办法恢复到十全十美,于是他苦笑了一下,但是陆锐值得开心的就是,唐晓峰说原谅他了,虽然不是彻底的原谅,可是他也该知足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