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书网新笔趣阁>书库>言情女生>扶贫石器时代> 第三百五十二章 团灭羽蛇神教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第三百五十二章 团灭羽蛇神教

    ……

    他让翡翠地所有城池三司命,要把建设重心放在教育上,教育就是教化,教化就是开化,什么是开化,就是能够独立思考,客观理智判断一切事物,什么好什么坏有自己的思想,而不是人云亦云,不经大脑,没自己意志。

    可教育这种事,不是一天天的,是一代代计算的。

    你教授十分,爷爷辈开化一分传入父亲辈,父亲辈天生还有九分未开化,再接受教育又开化一分,这样传入孙子辈,孙子辈天生还有八分未开化,这样一代代传下去,想要完全开化,至少得有百年。

    且教育这种事,很耗费钱财,完全就是官方支撑投入,以此来鼓舞。

    要不然这些人根本不会进入忏罪堂学习,只会想着耕耘,如何弄出更多粮食食物,造更多娃,诞生更多子孙,子子孙孙再耕更多地……这就是个分闭循环的怪圈,限制了自身。

    想要打破,羽蛇国官方就要鼓励这些人放弃锄头,走出来。

    那就要为他们放弃锄头后的生活和往后负责,让他们认识到接受教育,比只会耕种更好,至少也要达到接受教育后可以学到更好的耕种知识,这样他们才会对教育有自信和渴求。

    这件事看起来简单,做起来却很难。

    所以羽蛇国还给翡翠地那些有为青年一系列优待,鼓励他们开化。

    但这些,又全部是拆东墙补西墙的事了,就是要把大万丘沼长风平原的产出,用到翡翠地开化投入上。

    翡翠地南方的黑雪沼洼,在关墙高筑,军方到位后反而不用担忧。

    但是,这也无疑是一种闭关锁国,关墙真正的作用是过滤,把关外有用的东西,好的东西,过滤进来,把不好的杜绝在外,只是眼下还不能那么做,黑雪沼洼里情况对于羽蛇国来说就是混乱中的混乱,支种,异族,巫只,夸人混居,稍有不慎那里面爆发的混乱就会冲击过来。

    羽蛇国北边万祟岭之地如何,谁都不清楚。

    但是根据北关城主汇报说,似乎经常有天只进入万祟岭。

    这让九屠有种不好的预感,他派人不断加强修筑北关。

    唯一安心的就是长风平原这块地方。

    只可惜长风平原每天都要受到西边沙漠侵蚀,这让九屠有种温水煮青蛙般的煎熬,紧随着家大业大,带来的却并不是安定,而是更多的担忧,原本九屠只想要制造【夔骸】解放阿姚姐,这就需要建设羽蛇国并且不断更进夔学技术,结果眼下目的总算达到了,适合阿姚姐的【夔骸】建造中也提上了日程,但九屠却要面对更多更多的问题。

    攘外必先安内,内部安定了,举全国之力一致对外,根本不怕。

    如果内部分裂涣散,外面力量冲击过来,那就是冲击一盘散沙,一来就完了,甚至时间稍微一长,不用外力冲击也会奔溃。

    宗教存在是有必要的。

    宗教的强大之处,不在于它直面人生活,而是直面人的意志,也就是人性人心,一种心灵上的寄托,信仰就是其中之一,人们渴求明天更好,渴求伤痛远去,渴求再难不要降临,这些都是渴望。

    羽蛇国两百多万人,拥有抵抗力量的人只有百分之一。

    剩下百分之九十九,都是普通人。

    如今好了许多,因为有专业培养出的职业者存在,这个数量从百分之一提升到了百分之十七,一百人里头有十七个人拥有力量,但拥有那样的力量又如何,身体的强大无法阻挡心灵的脆弱和愚蒙无知。

    这也都得教育开化。

    教育开化是【龙脉计划】百年大计,不是一朝一夕完成的。

    可后院起火就在眼前烧起,你能怎么办?

    那么,既然别人可以利用愚昧为什么羽蛇国官方不能用呢,于是,忏罪堂就出现了,要把还愚昧的人统一起来,直接告诉他们该怎么做,不要问为什么,问了告诉你你也不知道,你跟着做就对了。

    但愚昧是双刃剑,三教分立事件是最好的启示。

    如今已经打响的第二次人巫大战,也被天只从宗教找到空隙入手,也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只不过这些,九屠早已经预料到了。

    他时常会想,如果是自己,自己要怎么做才能瓦解羽蛇国。

    如果这样的事情出现在羽蛇国,那自己又该用什么方法阻止瓦解,并且还要进行漂亮的反击?

    眼下发生,也是九屠让它发生。

    为的,就是培养姜炎。

    眼下的事态九屠还能把控,趁着能够把控那就利用一下,趁热上,让自己家这个傻小子早点明白“矛盾”思想,以后可以掌盘。

    他也想过圣主这个位置给别人,也许会更好。

    但后来想了想,对于这个时代来说还是不可能的。

    羽蛇一脉站在羽蛇国顶尖,享用一切都是最优质合理的,这也就造成了只要出身羽蛇一脉,就算是一头猪都能够成才,其他地方就不可能了。

    但这以后会变好。

    至少在【龙脉计划】完成以后,一切都会不一样。

    “人呢,看清局势很容易,看清自己很难。”九屠看着儿子道:“还记得我和你说过失败的原因么?”

    姜炎点头:“大部分是信息不对称。”

    “怎么不对称。”

    “看清了格局的变化,也知道如何敲动的方法,以为这样就可以改变一切,结果十之失败,因为自身力量不够敲动。看清了格局,没有看清自己能耐,想要成功,还得把格局看的更细,细到足够自己的能力可以做到的事,然后敲动引起连锁反应,最终扭转一切。但是看细格局很难,看清自己更难,想要找到合适的时间合适的点切入进去,完成理想中自己能完成的事,几率几乎是渺茫的,总会遇到各种各样阻拦。所以才有了那些能够成事的人,往往都是适合的时间适合的地点适合的人且有适合的能力做了适合的事,这才一步成了,一步登天了……对吗,阿爹?”

    九屠没有回答,笑着拍了拍他肩膀:“这件事你来主导吧。”

    这个答案九屠很满意。

    至于九屠,还要加快制造【夔骸】的进度。

    七星卫,理庭会,这都交给姜炎。

    涂昂也在暗中帮儿子网罗各种事,但是却被九屠给喝止了,真是慈母多败儿,别说给七星卫,就算给理庭会身为羽蛇姜炎,都应该有足够能力去完成这些事,他的爹打赢了大域巫只,撕过天只,征服海只,一手拉扯羽蛇国,做了那么多在羽蛇历之前看似是不可能的事,那时侯也是白手起家,什么都没有,他羽蛇姜炎条件优渥得多,这还做不到么?

    虽然两吵了一下,但九屠一句话就把她堵住了。

    “你对你儿子这么没信心?你是觉得自己差还是觉得儿子渣?”

    母以子贵,涂昂对凭借自己的力量走到羽蛇国巅峰的儿子姜炎那真的是骄傲,那可是她生的,怎么能不骄傲呢?

    这么一说,诶,涂昂对儿子信心大增。

    “你给我好好做事吧。”末了九屠又没好声好气对涂昂道,虽然成为神要做什么事,许许多多都是名义上定下的,但结发之间另有话头,他让涂昂做这些,也是让涂昂给她过去做的事赎罪。

    其实九屠到现在还埋怨涂昂和安歌。

    事情过去了那么久,次子依旧是心结。

    目前阿姚姐的【夔骸】还在赶工,如果完成了,那么整个大万丘沼也方便了许多,有阿姚姐大域巫只的能力,也更加可以镇得住大磐岩城以及十二峰了,这样姜炎也能轻松许多。

    忙活的时候,【圣火台】又传来讯息。

    原来是小雅的,主动找九屠。

    九屠和她一阵联络后,她告诉九屠,想调到北关去,九屠当然同意了。

    虽然这事情的确有些麻烦,小雅的位置很重要,不是随便谁都可以接任的,安排合理的人手来,还要进行整体的排布调度。

    羽蛇神七位一体。

    第一位就是“巨灵神”,巨灵神的模样就是一尊千米高的巨人,象征着摧毁一切的主宰者力量。

    第二位“未来神”,形象是三眼乌鸦,象征预知未来和智慧。

    第三位“过去神”形象是长着七支角的巨蜥,象征主导生死和悲悯。

    第四位“空羽神”形象是插翅雷虎,象征翅膀和飞翔。

    第五位“鸣武神”形象是【羽蛇十玺】,象征战斗技巧和音乐舞蹈。

    第六位“光明神”形象是青色凤雀,象征着火焰和勇气。

    第七位“光环神”形象是一株荆棘蔷薇树,象征着统御主导和赐予。

    但凡加入羽蛇神教的信徒,在身上刺下相应的图腾,也就具备了相应的力量,越是信奉且能力越大,背后天只给予的力量也就越大,这就产生了宗教崇拜的狂热,狂热形成潮,涌动翡翠地。

    姜炎让理庭会调查清了里面各种各样事便开始想对策。

    破除羽蛇神教影响力扩大的关键,只要让他们得到的神奇力量失去,不管用就好,虽然最快的方式就是把这些都灭杀,但一来羽蛇国向来不执行杀戮,二来眼下羽蛇国那么大,很多地方需要人力,杀戮无异于是消减自己实力,最后一点,杀戮也会影响威慑。

    圣主的名号为什么这么管用?

    便是因为九屠从来不实行杀戮,也不主张,且能在这样的情况下,想到各种各样的解决方法,更好的解决方式,长久以来羽蛇国的人也明白了“圣主”gāo zhān远瞩在哪,要真等到只有杀戮这么一条路走,那就是无路可走了,可解决方式那么多,怎么会无路可走,非得用杀戮解决?

    细细一想,杀戮解决之道就站不住脚。

    这也大大提高了姜炎处理事情的难度。

    可就像九屠说的,他终究是九屠和涂昂的孩子,更是靠着自己走到今天这个地步,能力很强,只不过没经历过大风大浪,需要历练,所以在经过短时间的纠缠后,姜炎总算布下了局,最终一举击溃了羽蛇神教的传教。

    但是后续的事情却没处理好。

    羽蛇神教因为这件事走到巅峰,随后溃散,大磐岩城再也不是羽蛇神教做主导了,一切看起来似乎极好,不过羽蛇神教的信徒之类的,都流散在民间,很不好找,抓捕这些无可救药的存在,也就成了理庭会要做的事。

    羽蛇神教覆灭前,七位天只降临在七尊神像上。

    随着覆灭,其中六尊神像连同里面没逃出去的天只,一同被姜炎派人封印,带回了阿罗镇图腾夔院,当成了研究素材。

    坏也就坏在那尊封印了,但被狂信徒抢走的神像上。

    那也是第一尊巨灵神神像,封印之后那尊神像被摔碎,成了五等分,左右手,左右脚,外加连着脑袋的躯干,每一部分又被狂信徒分别带走,里面的天只逃不走,却也因为这样导致了苏醒,苏醒过来后一看没了手脚,部分力量又不完全,便开始指挥着信徒隐藏起来,开始在地下活动。

    姜炎用的封印手法很高明,这远远超出了这个倒霉天只的领悟范畴。

    于是,狂信徒们不得不想办法收集相关夔学,研究相关夔学,同时因为五等分互有联系的关系,运用这种关系来分别发展羽蛇神教,在往后的岁月里,开始和姜炎打起了暗战。

    姜炎的材质比这些没脑子的狂信徒聪明得多。

    他逐渐明白父亲九屠的“矛盾思想”后,主导这事情开始之初,便做到了大概可以猜到这些狂信徒想要做的事和所在之地,然后进行放长线钓大鱼,而不是立刻铲除——姜炎原来也想立刻铲除,可是想想,今天铲掉一个被xi nǎo的羽蛇神教,改天指不定清宗就被xi nǎo了,百密终有一疏,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这话虽然是对的,可是没有苍蝇不就好了?

    可问题是地底下的苍蝇虽然只有一只苟延残喘,管不到的天上还有一大批在徘徊啊,让这些天上徘徊的看到还有那么一个口子,就有了点希望,也不会把更大的力气花费在xi nǎo清宗上,保证了更多人的安全。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